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10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分手预告,洋岳还有几个章节就分手啦,卜凡要吃肉了。

——————————————————————————————

卜凡趁着夜色跟岳明辉去了肯德基,两个人手机也没带只能纯聊天,好在凌晨的肯德基顾客不是很多,来过夜的人倒是不少,两个艺人混在其中也暂时没人能发现。

“哎老岳我们以后养个宠物吧?”

岳明辉下巴搁在桌上眼皮子困得打架“行啊,想养什么?”

“养条狗吧!以后你牵着狗我牵着你!”

“哎哎哎,遛谁呢?”

两个人在角落的小桌子一块儿趴着,卜凡牵住岳明辉放在桌上的手引得岳明辉抬眼去看他“哥哥,我好喜欢你啊。”

一米九二跟个怪兽一样的男人突然对你软言软语,不论是出于反差萌还是出自于男性本身的征服欲,岳明辉都没法儿抵抗。知道小鹿乱撞吗?岳明辉心里那只鹿差点一头撞死。可是这话他没法儿接。

“我觉得养狗不太实际,你看我们这么忙哪有时间遛狗?”

“哥哥你以后别穿洋哥的衣服了!穿我的吧,我衣服也挺多的!”

 

??????

合着说了半天牛头不对马嘴的,岳明辉心累的瞥了卜凡一眼装作凶巴巴的样子“睡觉。”卜凡好像还来劲儿了,就抓着岳明辉不放。“哥哥我想了好久,你跟洋哥刚在一起对吧,我问你的时候你也没说不喜欢我,我觉得我还能努把力!”

人有时候是真的自私,就像是卜凡,他明明知道岳明辉会很难办但他还是没法儿克制住自己,还是恨不得掏心掏肺给他看告诉他,我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即使是捂住嘴巴,也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

 

岳明辉六点多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朦胧的眼睛看到的第一个就是兴冲冲跟他说早安的卜凡。

“你没睡吗?”

“睡啦!但我想你一睁眼就能看到我听到我!”

这怎么以前没见卜凡骚话这么多呢?岳明辉觉得再这样是没法儿正常交流下去了,他必须狠狠心告诉卜凡他现在有男朋友了,但看着时不时皱眉委屈嘟着嘴摆出跟他气场完全不相符的表情就为了讨自己欢心的人你又怎么舍得呢?

 

“少贫,这会儿开业人该多了,快走吧。”两个人在天刚亮的时候出了肯德基,早上的空气有些冷冽还夹杂着湿漉漉的气息。想想这会儿太早了,估计人也都没醒,而且再等会儿卖早餐的也该出摊了。“凡子我们再逛会儿就买点早饭带回去吧。”

两个人在大街上兜兜转转了挺久,估摸着时间买早饭回去,岳明辉心里没底,这要是木子洋发现他夜不归宿指不定闹成什么样,想想头就疼。“走了走了,我好困啊哥哥。”卜凡出言打断了岳明辉的思绪,能不困吗?睡一会儿醒一会儿就为了能及时跟哥哥说句骚话,岳明辉要是知道了是不得不服气的。

 

走到楼道里的时候岳明辉拉住了卜凡,他思来想去不能让卜凡一头热栽在这儿“凡子,我跟洋洋在一起了,你知道对吧?”

卜凡点点头没说话,岳明辉不敢直视卜凡只能拉着他的胳膊自个儿盯着水泥地“我谢谢你喜欢我——”后半句岳明辉深吸了口气才敢说出来“但是我有男朋友了。”

这话就是说死了,岳明辉都没勇气跟卜凡说我不喜欢你,你也别喜欢我了。就当他优柔寡断也好当他是个渣男也好,他那么喜欢卜凡,他哪舍得,但他要对得起木子洋。这边上了床跟人在一起了,一扭头有人告白就分手,他岳明辉成什么人了?而且岳明辉觉得自己是可以喜欢上木子洋的,这不当年也小小的心动过吗?

“我知道啊,哥哥我喜欢你这个事儿吧,跟你跟洋哥都有关,但我什么时候不想喜欢你了,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他抓着岳明辉空着的手贴在自己心口,一颗炽热的心脏怦怦跳动“它喜欢你,我也没办法。”

岳明辉像是要被灼伤的把手慌乱的移开跑去敲门“哎呀再不开门,早饭就凉了!”

 

大男孩直白的喜欢总是让人无处躲闪,但日子还得过下去,岳明辉作为队长必须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回去之后一觉睡到下午,木子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岳明辉一起睡着了,但两个人的手还是紧紧牵着,岳明辉想再继续打个盹可是博文并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已经带着摄像机冲了进来,岳明辉听到动静赶紧把手撒开把木子洋推回自个儿的被窝。

搬家的日子如约而至,博文是来催他们收拾行李的,新房已经收拾好了,就等几位大爷入住。岳明辉看看这破屋子,想法还挺多的,毕竟这屋子还是有很多可取的地方,但你要是让岳明辉说,他就一条都说不上来了。

其实仔细一琢磨,寒舍因你的到来而蓬荜生辉这话真是一点没错,古人诚不欺我。

 

“从前山是山,水是水,树是树,自我知道你在此山中,山是蓬莱山,水是星河水,树是连理树。”

 

卜凡还迷迷糊糊的在睡觉,岳明辉更是不敢叫醒木子洋,悄摸着去了客厅,说来也好笑,三个人好像彼此心领神会大气儿都不敢喘的。

不得不说啊,灵超这孩子脑袋是真灵光,趁着两个哥哥都没醒就扯着岳明辉说“‘岳妈妈新房子我们可不可以睡邻间啊,我快考试了,你辅导辅导我呗。”说着一张精致的小脸就皱了起来。

近水楼台先得岳?懂吗?之前木子洋跟岳明辉睡一个屋不就被他得了,要说坤音几个人都是死心眼,死命的不放弃各自吊着口气,木子洋虽然光明正大跟岳明辉谈恋爱,但是对这两个崽子也是一防再防的。

“这会儿知道急了?以前皮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呢?”岳明辉习惯性的逗弄灵超几句,但这件事还是要应承下来的,这可是弟弟的人生大事之一。

推手09

我真的好喜欢撒娇的木子洋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

七八点醒的时候灵超就发现卜凡不见了,我靠不是吧???卜凡也这么虎???灵超一蹦三尺高赶紧跑到里间想看岳明辉在不在,岳明辉的被窝当然没人了,木子洋还睡着呢。这么大事儿,木子洋还睡???灵超赶紧给木子洋摇醒,一边摇还一边大声嚷嚷“李振洋!!!起床了!!!岳妈妈跑了!!跟凡哥私奔了!!还睡?!!!老婆都没了!!你心可真大!!!!”在灵超的狂风暴雨下,木子洋迷迷糊糊睁开眼,手往旁边一探,果然没人,被窝还是冰凉的。

“怎么回事儿?”木子洋从床上坐起来,眉间带着散不开的阴郁,刚起床的木子洋因为心情不好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灵超看了也怕啊,只好偷偷退两步才开口“我一觉睡醒发现凡哥不见了,被窝也是冰凉的好像昨晚出去就没回来了,然后我就进来想跟你们说的,结果发现岳妈妈也不见了。”木子洋手扶额头沉着嗓子尽力用友善的语气跟灵超说话“你先出去。”

“洋哥……”

“出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灵超深知这时候的木子洋不能惹,赶紧关了门退出去,他翻翻手机发现也没有短信和电话的,再翻翻卜凡的狗窝,手机静静的躺在被子里。怎么的,偷情连手机都不带了吗?

 

木子洋以灵超见过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从房间里出来,手里还拿着岳明辉的手机,眉头一直不曾舒展,明眼人都知道他现在有多不高兴。“走,出去找人去。”

话音刚落,就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灵超窜去开门,门前果然是卜凡和岳明辉,两个人手里还拎着早餐。“呦都醒了,正好吃早饭。”岳明辉一进门就看到暴怒边缘的木子洋,心下大叫不好。但面上还是要风轻云淡,几个人维持着表面上的和谐把早饭放桌上,当然这几个人并不包括木子洋。

岳明辉蹭到木子洋身边,语气带着刻意的讨好“洋洋我们先回房间一下呗?”

“回什么房间啊?不吃早饭吗?你两一大早去买的。”

弟弟们自动远离战场,岳明辉吃了鳖却不打算就这么算了,这事儿算起来确实是他对不起木子洋。卜凡其实还想说两句的,但被灵超伸手拦了下来,卜凡说的越多,木子洋就越生气,岳明辉就越累,简单的逻辑。

 

“你干啥不让我说啊?我昨晚跟老岳就是出去抽烟忘带钥匙了!”卜凡吃完早饭就被灵超逮着不让走,而岳明辉好不容易哄着木子洋回了房间。“说多错多懂不懂,你说的越多,岳妈妈就越惨。”

别说灵超虽然年龄小但看事情通透,卜凡想想有点道理,觉得这个小弟真的real懂事,下次可以给买包糖了。

 

那头房间里岳明辉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哄木子洋,总之先要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洋洋是这样的,我昨晚出去抽烟,就没带手机也没带钥匙。结果凡子也出来抽烟怕吵着你们就把门给关了,然后我们就没回来……在肯德基凑活了一宿……”

“嗯。”

“洋洋……”岳明辉见木子洋翘着腿坐床上玩手机也不理自己,就凑过去撒娇“洋洋你别不理我好不好呀?”

木子洋听见软语才放下手机,偏过头正视岳明辉。岳明辉吓得赶紧端坐好,紧张兮兮的看着他。

“岳明辉,我才是你男朋友对吗?”

“嗯……”

“行,你知道就好。”说完拿起手机继续刷微博,岳明辉心里打鼓可是现在说什么好像都很多余。

 

在肯德基一夜挺不好过的,根本睡不踏实,开始卖早餐的时候两个人就溜了,搁街上又混了一个多小时才买了早饭回去。吃饱喝足,困意就上来了,岳明辉磨蹭着换了睡衣窝进被子里,手像是不安的要去牵木子洋,木子洋好心把自个儿手放他那儿去,牵到了就听见岳明辉困倦的声音“洋洋晚安……”

确定听到身边人平稳的呼吸声木子洋才放下装模做样的手机,伸手细细的描着岳明辉的眉眼。他是生气的,可是岳明辉告诉过他,要他相信自己,多余的猜忌只会让岳明辉更累。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大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回收的手。”

 

推手08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我觉得之前的引用和一些段落说的很明确,木子洋的喜欢就是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轰轰烈烈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可是岳明辉不一样,他要考虑的事很多,他是团队的队长。而且木子洋之前知道他喜欢卜凡,所以他对岳明辉是充满了不信任,这也会成为他们的隐患。后面就该卜凡冲了。)

——————————————————————————————

事实证明,卜凡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老岳!老岳!你过来!你看一下!GBA!”卜凡的声音格外响亮,岳明辉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从正跟螃蟹玩偶搏斗的木子洋身边跑开。两个人好像隐隐的对战,胜者的奖励就是岳明辉。灵超就“不谙世事”的窝在沙发上吃糖,等着他们两败俱伤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具体表现在哪怕岳明辉站在镜头外木子洋也要cue他一下,哪怕岳明辉正跟木子洋录物料,卜凡不说话也要走到两个人中间去。

 

“老岳晚上回去一起洗澡呗?”木子洋跟岳明辉从泰国回来之后就没有黏黏糊糊了,要不是两个人正在谈恋爱,木子洋差点以为在泰国的事儿是一场春梦了。

“别闹,房子就这么点儿大,小弟凡子都在呢。”

卜凡在木子洋看来十分不合时宜的冲上来,间隔在他们之间“老岳老岳,我这几天练的腰好疼啊,你回去给我揉揉吧。”

这还没等岳明辉接话呢,木子洋先开口了“还有哪儿疼啊?要不要你洋哥给你做个全身按摩?”卜凡一下子又龟怂起来,好像要依偎在岳明辉身上看上去好不滑稽“别,我怕我一命呜呼了。”木子洋这暴脾气就准备上手了,卜凡赶紧递给灵超一个眼神,灵超心领神会的黏上了岳明辉。

???????

母子两有说有笑的往前走,后面两个剑拔弩张的大男人一下子就蔫儿了。

“抢枪抢,要你抢,什么都没了吧?!”

“那老岳跟超儿也不可能……”

“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啊?我看李英超就是狼子野心。”

“!!!!!”

 

现在的局面真是令人头秃,李英超那么个漂亮的弟弟在那儿,岳明辉基本上对他有求必应,可给卜凡委屈的,有个木子洋还不够?还要来个李英超。

“老岳!岳明辉——我腰疼。”卜凡洗完了澡就往床上一趴,天公作美,这时间掐的刚好。木子洋在外面打电话,灵超在洗澡,能动的就剩岳明辉了。

岳明辉正扒拉行李呢,听到卜凡的喊声二话没说往外跑“咋啦咋啦?腰疼啊?”岳明辉一边念叨着卜凡要多注意又一边坐在他床边轻手轻脚的掀开衣服,在穴位上揉弄,酸爽的卜凡表情都有些扭曲还得憋着跟个正常人一样。

“哎老岳,嘶——,我们过几天搬家,你就别跟洋哥睡一个屋了呗,听说我们新房子可大了,好多房间呢!”

“那当然了!”岳明辉揉了十几分钟手都酸了,完工之后一拍卜凡的背说了声好了,卜凡其实在大厂这段时间真的很辛苦,迷迷糊糊快睡着了,临睡前还不忘拉着老岳的手往下拽,岳明辉以为他要说话呢就凑到他嘴边,谁知卜凡就趁机亲了岳明辉一口。岳明辉懵了,正想做出反应人家卜凡已经扭头小声说“哥哥晚安。”

得,就当人没睡醒吧。刚一回头就看着灵超顶个湿漉漉的头发,搭着毛巾围观了全程。岳明辉那叫一个尴尬啊,更出乎意料的是灵超哒哒哒的跑到岳明辉面前揪着岳明辉的衣服可怜巴巴的说“岳妈妈我也想要晚安吻。”

面对那双扑棱扑棱的大眼睛岳明辉能就这么屈服吗?当然能了!

二话没说岳明辉在灵超额头吧唧一口,还嘱咐灵超把头发擦干了再睡。刚一回房间就看到木子洋斜靠在门边,神色不满“行啊岳明辉,魅力够大的。”

“洋洋我……”

“你就不能有点儿定力吗?小弟说亲就亲了,我说想做的时候你怎么不让做呢?!”听了这话岳明辉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还好没看到卜凡那儿。

“这能一样吗?!超儿亲一口就完事儿了,你呢?你说做一下就能要我的老命!”木子洋哼唧哼唧的嚷着要补偿,岳明辉企图在三个人之间达到平衡,就只能挨个哄,说是等到了新房子就补偿他,这儿实在太小。木子洋也明白岳明辉的顾虑不安分的讨了个吻,就把岳明辉推进浴室洗澡。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寥和群星。”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木子洋也睡下了,每个人带着自己的小秘密悄然入眠,只有岳明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悄悄摸起来去楼道里抽烟。

他觉得自个儿真不是人,凭什么让他们一个两个对自己这么好呢?可明明岳明辉也在无时无刻的迁就他们。他发觉自从泰国回来之后木子洋变得敏感多疑,灵超也好像知道了很多事,卜凡还告白了。这些事突然一下全部压在了身上,压的岳明辉喘不过气。他想结束这样不正常的关系,可是他根本无法从中找到平衡点,他不能一边跟木子洋谈恋爱,一边跟卜凡当情人吧?他也总不能跟三个人暧昧来暧昧去的吧?可是他太害怕了,有些话说出去可能就是整件事的终结,也可能是这个男团的终结,不说自己,木子洋、卜凡抛下大好前程来了坤音,灵超放下学业做练习生。

“哥哥抽完了吗?”卜凡在岳明辉出门的时候就察觉了,他因为晚上临睡前的亲吻一直不能睡踏实,岳明辉直接把他吵醒了,他也坐床上想了很久,没忍住还是出去找楼道里的岳明辉了。

岳明辉正沉思呢,被他这一句话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干嘛呢凡子?大晚上还不睡?”卜凡怕吵醒屋里的人轻手轻脚关了门,就也蹲在岳明辉旁边“老岳我是不是让你难办了?”卜凡没让岳明辉开口自顾自的说话“我知道你跟洋哥在一起了,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啊?老岳你以前也是喜欢我的对吧?你也别否认,这都是小弟告诉我的。我,我那时候不是不喜欢你,我就是自个儿没发觉。可怎么我发觉的时候你就跟着洋哥走了呢?这,这不得有个先来后到啊?木子洋怎么还插队呢?”

这委屈的话把岳明辉逗乐了,腿蹲麻了他站起来活动活动“你再让我好好想想行吗?”岳明辉碾灭了烟头准备哄完卜凡就去睡了,结果……

岳明辉回头悠悠的看了卜凡一眼“凡子,你是不是把门关了?”

“……是啊,怎么的你没带钥匙啊?”卜凡无辜的回望。

……

……

灵超还小,正把一个长身体还累的要命的的孩子喊醒好像不太可能,木子洋那就更不敢喊了……两个人一琢磨,也没带身份证,手机都没有的,就只能先去什么肯德基麦当劳凑活一宿了。

 

“如果说,你是我最心爱的人,那么,这也许不是真正的爱情,爱情就是,我觉得你是把刀子,我用它搅动我的心。”

推手07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卜凡冲鸭

——————————————————————————————

在大厂的日子其实不好过,尤其是后期,压力和镜头几乎要了卜凡的半条命,但他还是想再努努力。几乎每天的心灵寄托都在晚上能偷偷打出去的电话上了,打给爸爸妈妈的挺多,打给岳明辉的也不少,寥寥几通是给木子洋和博文的。

打给木子洋和博文的电话还有个必问的问题,老岳怎么样啊?啃手了没?木子洋恨不得隔个电话给他翻个大白眼。

泰国木子洋跟岳明辉翻云覆雨的晚上,卜凡总共打了三十多个电话,岳明辉木子洋一个没接,他心里突突地跳深怕两个哥哥出事,又马上打给博文结果是助理接的,说是大家喝多了刚回房休息,木子洋在照顾岳明辉。卜凡这才肯作罢,但怎么想都想不通为什么木子洋也会不接电话呢?

 

让卜凡日思夜想的岳明辉终于再度出现,他恨不得飞过去站在岳明辉的面前跟他说“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结果就看见木子洋跟岳明辉亲密无间的样子,自己过去好像不合时宜。但心里叛逆的小鬼作祟,他穿过千山万水终于挤到了岳明辉面前把他从木子洋身边抢走,但结果没说几句岳明辉就被灵超抓走了,他想也好,至少是个母子局了。

“凡子?过得怎么样啊?看你瘦的。”木子洋还是对他进行了人道关怀,没了岳明辉两个人还是好朋友。

“可累死了我跟你讲,天天练习,还要被人拍,分组又麻烦。”两个大个子挤在小沙发上,木子洋就看着卜凡嘟嘟囔囔的抱怨着,木子洋也适当的劝慰还说了他们在厂外的事。

“哎凡子,想知道洋哥跟岳明辉在泰国玩的多开心吗?”

“!!!”

“成人世界,你还小。”木子洋又发出熟悉的低笑。卜凡看着木子洋得意的笑容,心里不好的预感开始萌芽“得了,你好好准备吧,我走啦。”刚一出门就碰着灵超,卜凡还在成人世界里无法自拔,他的情感总觉得木子洋说的就是他想的那样,可是他的理智又疯狂嘶吼说怎么可能呢?

心里没个准儿,卜凡忍不住把灵超拉到角落里询问,结果就得到了,木子洋跟岳明辉在一起了,还上床了的消息。

 

文字很难形容他那时的情绪,厌恶吗?绝对没有,是生气?是难过?是不可置信?好像都有。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凭什么岳明辉喜欢的是木子洋不是自己?

灵超回了化妆间,卜凡一个人在角落里站着尽显寂寥。他对自己的心情感到莫名其妙,但又是意料之中?因为他的大脑已经飞快接受了这份情感,一米九二的大个儿难过的有些想哭,觉得自己太迟了太晚了,但又忍不住想去找岳明辉要个说法。他想问岳明辉自己是不是真的没可能了?

感情是很纯粹的东西,当你发现你喜欢他不是害怕于自己是个同性恋而是害怕自己已经错过了他的时候,那就已经可以升华为爱了。

 

“我并没有喜欢哪一种人。如果我喜欢你,我喜欢的就只是你。”

 

什么狗什么猫,什么跟岳明辉一样的女孩他统统不想要,他想要的只有天上地下唯独一个的岳明辉而已。

 

下了节目他看着岳明辉一个人偷偷钻进快要封楼的宿舍,自己也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了上去,堵个正着。把自个儿的问题一股脑的问出来,岳明辉无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卜凡不打算放弃,他拉着岳明辉的胳膊“哥哥我是不是真的没机会了?”

一字一句,句句诛心,像是要逼死岳明辉。

岳明辉拼了命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轻轻抽开胳膊告诉卜凡“我已经跟洋洋在一起了。”不论爱还是不爱,这是对恋人最起码的忠诚。卜凡听了这话泪珠子跟不要钱一样往外冒,他好像想挽回什么又好像想让自己放弃,抽噎着拼不成完整的句子“哥哥,我,我,是不是太迟了。哥哥,洋哥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好不好?”

 

“乖啊。”岳明辉深吸口气帮卜凡把眼泪给抹了,站在旁边等他哭完。卜凡草草收拾好,还红着个眼睛,帽子口罩一戴也看不到什么,两个人趁着夜色摸回车上,刚一落座就听到灵超的声音。“哎岳叔凡哥,洋哥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吗?”两个人对视一眼摇了摇头,岳明辉说我给他打个电话就又从车上下来了,这刚下来电话接通没喂几声就又看到木子洋急匆匆的往这儿跑。岳明辉还笑呵呵对他招招手“洋洋!这儿呢!”木子洋脚底生风,直接扑到岳明辉身上“岳明辉!你瞎跑什么!”岳明辉一懵,也不知道他生什么气就被拉着手往车里去,洋哥大手一挥还把小弟给拎前面去了。

两个大男人坐后面偷偷牵着手,木子洋还是怪不高兴的,一副疲倦的样子靠在岳明辉身上。手不老实的往岳明辉身上钻,卜凡跟灵超时不时的往后看,岳明辉那个尴尬的,只能稍稍坐直然后小声跟木子洋说“洋洋你别闹,现在在车上呢。”木子洋抬眼看了他一眼不高兴的哼唧,但果然还是把衣服里的手收了回来,就无精打采的摩挲着岳明辉的手。

 

几乎是睡了一觉的时间,众人回到了公司。正准备上楼呢,木子洋说要岳明辉陪着买点儿东西顺理成章的把人扣了下来。

“岳明辉。卜凡跟你在宿舍说什么了?”木子洋多害怕卜凡跟岳明辉告白啊,他可是记着把人扣下来的时候卜凡恋恋不舍的眼神呢。

“没呀,我们是正巧碰到的,就跟我聊了一下大厂里面的日子了呗。”

“岳明辉——”

“洋洋你能不能相信我一点儿?”木子洋果然不说话了,但随即又乐呵起来吧唧就亲了岳明辉一口“好吧你这个老岳,不许随便勾引别人听见没?”于是两个人勾肩搭背两手空空的就上去了。

 

“无限信任你,时刻怀疑你,我是这样爱你。”

 

推手06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终于迎来了大三角修罗场,弟弟还太小了所以现在他的感情线看上去很混乱,会有一定的时间延伸,毕竟岳岳真的不可能接受跟未成年在一起吧?

终于放到这里了!我自己手稿更到了十几章哈哈哈
——————————————————————————————

(我个人写下来其实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洋洋对老岳实在算不上好,只能说他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老岳。)


每一次离别后的重逢都显得尤为重要,灵超再见到岳明辉和木子洋是在后台,他高兴的大叫一声就挂在两个人身上,岳明辉怕他摔下来还贴心的虚搂着他的腰“岳妈妈!洋哥!我礼物呢!泰国的糖呢!”

“吃了!”木子洋把灵超从自个儿和岳明辉身上扒拉下来,理直气壮地挎着岳明辉的脖子,要说还是岳明辉是妈妈呢?笑眯眯的从包里掏出包糖给灵超”就你疼他!“木子洋斜睨了岳明辉一眼,挎在岳明辉脖子上的手不安分的挠挠他的脖颈。

 

卜凡磨磨蹭蹭挤过人群一眼就看到跟连体婴儿似的洋岳,怎么看怎么心里不高兴“老岳!”卜凡总算是走到岳明辉面前,岳明辉正笑眯眯哄着灵超跟木子洋呢。“老岳!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两会晒黑呢?”

哪能啊?一开始岳明辉想晒太阳木子洋就揪着他的小揪揪,后来想晒太阳就得被木子洋摁床上了。

卜凡神色自若的把岳明辉扯离木子洋,在那儿问东问西,岳明辉也乐意回答,说到高兴的地方还跟卜凡上手比划。木子洋在旁边黑了脸,岳明辉发觉自个儿一时激动没收住。

“岳妈妈娄淄博也来了!刚还问我你在哪儿呢!”灵超吃糖鼓着个腮帮子大眼睛滴溜一转,他看到的可比卜凡多多了,觉得还是先带岳明辉离开这个修罗场再说,岳明辉先前那个尴尬的,吓得不敢看木子洋也不敢看卜凡,灵超这话一出岳明辉如获大赦赶紧就跟着跑了。

其实灵超先前就知道木子洋跟卜凡的那些小心事儿,他不愿戳破,想着反正岳明辉也不会选他们中任何一个的。可谁知道木子洋比自己还虎啊?!他是不知道泰国的事儿,但随便猜猜也八九不离十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三个人陷在这样的局面谁也看不清谁,但是灵超不一样。这孩子早年踏入练习生的行当,待人接物还是比同龄人成熟不少,只是岳明辉喜欢他的不谙世事那他就继续这样。

他本想着卜凡再努努力别让木子洋得逞,然后快要成年的自己再把已经筋疲力尽的岳明辉带走,只是现实跟理想存在着太大的鸿沟。

 

“我想携着他的手,往明月多处走。”

 

“岳妈妈娄淄博其实没来。”灵超眨巴着眼睛,露出狡黠的笑。岳明辉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自个儿儿子这么聪明。“你个小李英超,懂得很多嘛。”岳明辉笑骂着敲敲灵超的脑袋,灵超乐呵凑上去挂在岳明辉身上。

“岳妈妈你是不是答应洋哥了?”他下巴磕在岳明辉肩膀还要稍稍踮脚“……瞎说什么呢?”其实灵超猜的没错,岳明辉答应了,只是他还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岳明辉还维持着脸上虚伪的笑容从灵超的拥抱里钻了出来说秦姐找他还有点事儿。灵超无辜的看着岳明辉顺其自然的放走了他。

这个木子洋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手,难道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霸占岳妈妈了吗?灵超嘴里含着糖一蹦一跳的走向休息室,门口正碰到木子洋和脸色难看的卜凡,木子洋抓着灵超问了岳明辉在哪儿就准备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呼噜了一把灵超的短发。

“咋啦凡哥?你要吃人啊?”灵超理理自己的头发凑近卜凡,那一米九二人形哈士奇一脸委屈无奈又生气,他皱着眉头把灵超薅到没人的角落像是要说什么不得了的事。

“小弟,你说李振洋说的成人世界是什么啊?”好家伙灵超想,这木子洋嘴真快也不用自己给卜凡铺垫了直接把事儿摊开吧。“卜凡同志,我接下去说的话你可能一时半会儿没法接受,但是事情确实是这样的。”

 

随后灵超在卜凡震惊的目光中把自个儿的猜测全说了出来,卜凡简直是受到了精神暴击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这……这男的跟男的?怎么?还能做啊?哎不是,岳明辉怎么是喜欢男的呢?怎么还跟木子洋在一块呢?不是,木子洋大学时候交过女朋友的!还是个系花!岳明辉不会被骗了吧?然后又想想,自个儿对岳明辉也不差啊,还比木子洋高,怎么不喜欢自个儿还去喜欢木子洋了呢?!!!!

灵超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说完就准备去化妆间休息了,没成想卜凡还给他一把抓住,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那……那男的跟男的怎么做,做那个啊?”

“?????”

卜凡同学意外的纯情啊。

 

节目结束之后卜凡在之前的宿舍里堵到了前来参观回忆的岳明辉,他神秘兮兮的把岳明辉拉到墙角,然后委委屈屈的说“哥哥我哪里比不上李振洋吗?”

“???”

“我对你不好吗?”

“不是,凡子。怎么突然说这个?”

“那为什么你喜欢洋哥不喜欢我呢?”卜凡其实私底下寻思了好久,之前的小暧昧被无限放大,他觉得岳明辉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在坤音里也是他们俩互动最多,怎么还能被木子洋给抢跑了呢?

 

“小弟。小弟!老岳呢?”木子洋在车上打游戏看不见岳明辉总是心里不得安稳,尤其卜凡也不见人影。“岳叔好像跟凡哥一起去宿舍了。”

木子洋心里警铃大作,下了车就往宿舍跑。

 

“你要爱就要像一个痴情的恋人那样去爱,像一个忘死的梦者那样去爱,视他人之疑目如盏盏鬼火,大胆去走你的夜路。”


推手05
这章节还有点肉沫,刚刚发了被秒锁,就倒过来发了,请各位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卜凡下一章节就会发现自己喜欢岳岳了,修罗场真好呀。

——————————————————————————————

推手04
洋洋开荤啦!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很快就到卜凡了,再有个一两章?最后想想还是让小弟参一脚,嘻嘻。

——————————————————————————————

推手03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下一章节洋洋就开荤啦!

——————————————————————————————

推手03

岳明辉真是个优柔寡断的人,灵超是这么觉得的。那卜凡觉得岳明辉心软的一塌糊涂,可木子洋会站出来说不是,在不触及到岳明辉底线的时候基本上做什么都行,一旦过了线的狠厉是任何人都不愿尝试的。木子洋没试过,但他就是觉得老岳是这样的,还会振振有词的说“我们是soulmate”,岳明辉就在旁边笑嘻嘻说“哎呀干嘛呢还不练习?”


他跟木子洋一开始实在不对付,一周掐两回都是少的,掐着掐着就掐出感情了。木子洋早年是大模,总带着些大模的傲气没少跟老师顶嘴,岳明辉就负责圆场道歉。岳明辉受委屈的时候,木子洋就出来了“干嘛呀干嘛呀?又想趁我不在欺负老岳?”

两个人像是达成默契的共识,私下我两掐成什么样都行,就是别人不许。不过后来这些活儿就分别由灵超、卜凡担任了。

岳明辉男女通吃,对着张大模脸还时不时撩你几下,上下其手,你受得了?但这木子洋吧着实不争气,岳明辉这会儿刚刚心动他那头直接闭着眼往灵超那儿跑了,也难怪人家后来跟卜凡天天黏一块儿。

这要是说到卜凡,他们俩的相处就柔和得多,卜凡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取代了木子洋在岳明辉心里得位置,人总是会因为莫须有的温柔沦陷。


“哥哥我给你买芒果了,别告诉别人啊,自个儿偷着吃。”

“你工资都快扣没了?你还给我买芒果???”岳明辉皱着眉头蹭到厨房扒拉卜凡买回来的水果,别说还个个又大又黄这立马勾起了岳明辉肚里的馋虫。

“你看你浑身没二两肉的?又饿瘦了吧,反正又不用交伙食费房租的,给你买了你就吃呗。”举铁的老岳传来不服气的声音,结果被想吃芒果的老岳给摁下去了。卜凡也不走就喝着酸奶在那儿跟岳明辉闲扯“老岳你说你多大个人了,吃个芒果还能吃脸上。”大怪兽皱着眉头嘴上嫌弃的不行还是主动拿起餐巾纸帮他擦脸。

岳明辉眼睛亮亮的看着他,过会儿就笑眯了眼“凡子你这么好啊。”

卜凡嘟嘟囔囔的说了些什么别扭的撇过头,丢下句我快上课了就一溜烟的跑了。一直小跑到厕所才心有余悸的捂着胸口自言自语“这个老岳,笑这么好看干什么!”


“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起,你是我白天黑夜不落的星。”


这样踏实的溺爱要比突如其来的撩骚更让岳明辉沉沦,尤其是为了自己敢跟老师敢跟经纪人顶嘴的头铁样子让岳明辉安全感爆棚。

岳明辉早就过了为了患得患失的爱情着迷的年纪,比团员们多出的几年阅历不是光举铁了。


在大厂里的生活一开始岳明辉也很满意,他从没有掰弯卜凡的想法,虽说同性恋不是什么过错,但掰弯直男在岳明辉的认知里是可耻的。这么一看,他好像确实更应该喜欢木子洋。抬眼看着像巨型犬的卜凡在跟小鬼磊子耍宝,开门的手还是落了下去。他想想,觉得两个都不喜欢才是正确的选择。

当你跳脱出这个怪圈时才能看清泥沼,可木子洋并不希望岳明辉独善其身,要么一起上岸要么抱着一起沉沦。看吧,这让人不适的轰轰烈烈能炸的岳明辉粉身碎骨。


卜凡混得如鱼得水,岳明辉每天勤勤恳恳练习接受洋大模的关心。自从上次一个人不高兴的时候被木子洋抓到,木子洋就不再放岳明辉一个人,最次还得有个娄淄博陪着。


岳明辉哄着木子洋出去吃宵夜的那晚两个人在练习房里打闹,木子洋把岳明辉摁地上,自个儿双膝跪地跨坐在岳明辉腰间不停的挠岳明辉的敏感点,逗得岳明辉笑声不止甚至憋出了眼泪,眼角殷红。“哎呀哎呀,洋洋!洋洋!别,我错了!我都请你吃宵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救命啊——”

岳明辉在地上止不住的扭动想摆脱木子洋罪恶的双手,衣服的下摆卷了起来露出精细的腰肢,还有隐隐的腹肌看上去手感就很好。木子洋当然忍不住摸了几把,岳明辉有点敏感的起了层鸡皮疙瘩趁机坐起来推开木子洋“怎么样?羡慕吧!”

看着岳明辉还有点小骄傲的样子,想到刚刚把人眼角逼红带泪的模样再配上喊着洋洋的哭腔,木子洋赶紧停住自己的想象然后恶狠狠的跟岳明辉说“以后不要随便勾引我。”


岳明辉正欲开口解释就被灵超一声委屈的岳岳妈妈打断了,这样也好,省的尴尬。


从大厂出来岳明辉跟木子洋收拾了几天立马奔赴泰国度假,那个轻松惬意的岳明辉差点忘了卜凡是哪位兔崽子。结果到泰国的当天晚上卜凡就打了电话,那个委屈的呀“哥哥你怎么就跟洋哥去泰国了?”

“我们这不是放松放松吗?大人的世界。”

“大人的世界???怎么的哥哥你是打算去看人妖跳舞吗?!”

这当然不可能了,就算岳明辉想去洋大模也不会允许的,岳明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卜凡给哄好了,又承诺等卜凡回来也一定一块儿出去度假那边才肯罢休。末了快挂电话时卜凡可怜巴巴的像个要糖吃的孩子“哥哥我好想你啊……”

这话一出岳明辉心里咯噔一下,一日不见思之如狂,原本稍稍平息的内心再次掀起涛天巨浪打的岳明辉心里发颤缓了一会儿才站稳。“……乖啊凡子,好好照顾自己,多盯着点小弟,他正长身体的时候。不说了不说了,洋洋叫我吃饭了。”岳明辉没再给卜凡反应的时间挂断了电话,沉默的坐在床边,弓着身子。

遮光的窗帘隔绝了所有光源进来的可能,木子洋跟助理出门买东西,这间房间现在就他一个人,连棉裤都没有。

良久的黑暗中,岳明辉发出长长的叹息,像是绝望又像是认命。


“你是虚假的春天,是不能同归的殊途,是我藏在枕下的春秋大梦。”


推手02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这个章节可能有点干,卜凡不是光撩不娶,想设定卜凡还不能意识到自己喜欢岳明辉或者说是,自己喜欢上他却不敢承认所以逃避,但又像小孩子一样看不得岳明辉对别人好。


再就是卜凡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的人,没有办法马上转变成喜欢岳明辉,所以他觉得自己是想娶个像岳明辉的老婆。


文章会不停更换视角然后延续故事,谢谢喜欢。



——————————————————————————————


转变是需要介质的,一眼万年的爱情太少,至少它不在我们的身边。


卜凡刚进坤音的时候本想跟着木子洋转悠的,可那一米八八大个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天天跟灵超玩闹。卜凡也就是个比灵超年长点的孩子,紧张又害怕,只能天天一个人憋着拼命练习。


 


那这时候岳明辉的出现就显得尤为重要,卜凡大高个儿,可想而知拉筋对他像是极刑。他脸憋得通红,泪珠子在眼眶打转就是死命的不掉下来。


“哎呦看给我们弟弟疼的,没事儿啊,忍忍就过去了。”岳明辉半跪着在他身边,单手拍着卜凡的背安慰他。“疼就叫出来好吧?”卜凡要面子,这时候年轻气盛的大男孩儿谁不要面子啊?他就还是一声不吭地,岳明辉害怕啊,这要把新来的弟弟憋坏了怎么办?


“你疼就抓着我行了吧。这样谁都不知道。”岳明辉轻声细语的奶音骚动着卜凡懵懂的心,他把手伸给卜凡,卜凡也像终于坚持不住一样紧紧抓着他纤细的手腕。压完筋,卜凡脱了力似的趴在地上松松握着岳明辉的手腕。稍稍抬眼就看见岳明辉的手腕有些乌青。


“哥哥,对不起……”


“嗨,这有什么啊,回去揉两下就行了。”


 


从那之后只要卜凡压筋岳明辉就哒哒哒的跑过去手一伸,卜凡每次都得抓着但再也不敢用力,仿佛抓着岳明辉只是想寻个心理安慰。


卜凡就是这样天天跟着岳明辉屁股后头转悠,死命护着岳岳,谁都不能说岳岳一句不好,谁说跟谁急眼。


半大点儿孩子哪能分得清喜欢和爱呢?


就像你问卜凡,你喜欢老岳吗?喜欢啊!你喜欢棉裤吗?喜欢啊!


他是传统家庭出生,没留过学没走过蓝血,他想养条狗和娶个像岳明辉一样的老婆。


 


进了大厂之后,卜凡觉得真好啊,木子洋也不缠着岳明辉了。小孩子嘛,心爱的玩具得到了腻了就找新的,但不是说就不喜欢原来的了,只是新鲜感也是需要的。卜凡开始主动的跟人接触,小鬼啊、磊子啊,逮谁谁是好兄弟。近乎完美的生活让他飘飘欲仙以致于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说的某些话伤了老岳的心。


他那个急啊,恨不得一间一间教室找,恨不得回到过去抽自己俩大嘴巴,卜凡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磊子跟小鬼吓了一跳,认识这段时间就没见卜凡这么急过,一米九二大个儿憋屈的有了哭腔说不出个所以然。磊子跟小鬼零散拼凑下大概知道了卜凡的意思,这厂子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找个人确实不容易,两个人作为好兄弟就先把卜凡拉到没有监控的地方哄劝,让他回宿舍等,岳明辉总要回宿舍睡觉吧。


卜凡一拍大腿说是啊,激动的抱了两个人就差一人亲一口然后拔腿就往宿舍狂奔,他在宿舍原地转悠想着要怎么跟岳明辉解释道歉,岳明辉会生气的骂他吗?不会不会,岳明辉一个虚伪的中年男子,根本做不到开口骂人的。那如果他赌气不理自己呢?如果是冷战呢,卜凡想着自己一定先好好道歉再把人哄好,转悠着就注意到了碍眼的摄像头赶紧拿个大背心给遮了。卜凡想了很多措辞,甚至想到岳明辉摔门离开自己怎么一个漂亮的动作把他拉回来。


 


大概几十分钟也有可能是几个小时,总之岳明辉回来了,跟木子洋一起有说有笑,卜凡是从未料想过这样的场景,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紧紧粘着老岳,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委屈。卜凡深知岳明辉的心软,看吧他果然为了自己留了下来,看着木子洋气的摔门而出他有点高兴。


“岳岳对不起……”卜凡还没来得及说出剩下的措辞就被岳明辉打断。


“我当什么事儿呢,没事儿啊哥哥没放心上。”说完就喊了木子洋几声想追出去,卜凡那个急啊哪能让他去追“不是的岳岳,岳岳你别走你留下来行不行,我想跟你说说话。”卜凡一米九二的大怪兽看上去委屈极了,岳岳大抵是很喜欢卜凡甚至是爱他的吧。


只不过,卜凡想养条狗和找个像岳明辉一样的女朋友。


 


“曾经那个愿为我千千万万次捡风筝的人已经逝去,人生中错过了就不会再得到,也许我们会忏悔,会救赎,但这些似乎都已经晚了。”


 


最终木子洋跟岳明辉率先离开大厂,卜凡前一晚抱着岳明辉一边抽抽噎噎的哭一边絮絮叨叨深怕他出去了就忘了自己。“哥哥,哥哥我一定好好努力。哥哥你出去了得给我打电话,你别举铁了知道吗?我床底下还收着一箱零食,你晚上饿了记得吃别饿坏了。”


“咋了卜凡他是你哥哥我就不是啦,我俩还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呢。”木子洋听着就凑过去挂在岳明辉身上看着卜凡抹眼泪,虽说两个人都对岳明辉有点不可描述的想法但到底还是朋友。


“那,那能一样吗?岳岳可是我以后的大舅子。”


“?????”岳明辉听了一脸懵逼,木子洋笑得扶着灵超才堪堪站稳。


 


有些情愫总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也许是没意识到也许是意识到了却又害怕。岳明辉的离开像是带走了卜凡的一半灵魂,从此少了玩闹多了练习,没日没夜,一米九二的怪兽变得轻飘飘的。


 


“你是肩上痕,是眉间绪,是心中河,是百转千回路,是二十载来不朽的少年梦。”


推手01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
 其实岳明辉跟卜凡走的更近,虽然他之前跟木子洋睡一个屋,还老穿木子洋的衣服,但他打心底里是向着卜凡的。木子洋气得不得了啊,经常揪着老岳的小揪揪说,你这个养不熟的老岳!
 
 可是明明是木子洋把老岳推向了卜凡的,灵超和卜凡刚来那会儿,木子洋对灵超感兴趣的不得了,但就是好奇,这么一漂亮弟弟难免想亲近,不过他发誓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从来没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回过神的时候卜凡就已经哥哥哥哥的跟在岳明辉身后了。
 他就眼睁睁看着受了欺负的老岳蹦哒进卜凡的怀里,卜凡也乐意护着他当个宝贝一样供着。木子洋怪不高兴的,于是他就趁着晚上睡觉的时候问岳明辉。

 “......老岳啊,你是不是喜欢凡子?”
 岳明辉经过一天高强度的训练眼睛困的都睁不开了,只想快点敷衍过去好睡觉“喜欢喜欢。”
 那木子洋哪能让他如愿啊?他听了岳明辉的话可气死了,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但还是压了声音恶狠狠的喊老岳起床。岳明辉都快哭出来了,他就是想睡觉啊……
 “岳明辉!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啊?我对你这么好你不喜欢我?居然去喜欢别人?”

 “哪能啊,喜欢你喜欢你,最喜欢你了洋洋,咱快睡吧行不行?”

 “这可是你说的啊,最喜欢我了。”木子洋看他实在困的不行才勉强愿意放过他。
 结果第二天一扭头又跟卜凡一块儿说小话呢。木子洋只能气的欺负欺负灵超了,那灵超也委屈啊只能噫呜呜噫的投奔岳妈妈。就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循环下,他们四个一起进了大厂。

 不知道怎么的进了大厂之后卜岳关系再次升温,木子洋索性眼不见心不烦躲的远远的,一开始都好好的事情好像都顺利发展可偏偏木子洋就在走廊里看到一个人听歌情绪有点低落的岳明辉。
 于公于私木子洋都不能直接这么走掉“哎呦喂怎么了老岳怎么在这儿写歌呢?”岳明辉在这种情况下是感激木子洋的,因为如果是灵超就会小心翼翼的安慰他,如果是卜凡会急的团团转又说不出话,这两个都让他脸上有点挂不住。
 “哎洋洋啊,没事儿这儿清净,你不练习了?”木子洋声音挺大,岳明辉耳机声挺小,他听见了就摘了耳机一边笑一边走上去迎木子洋。木子洋没拆穿他,宿舍比走廊可清净多了。
 “练啊,我想找个没人的教室练,你跟我一块儿啊。”也没等岳明辉拒绝他手到挎上人脖子了,那岳明辉也没法儿拒绝。
 两个人找了间教室,一个思绪万千的听歌发呆,一个混水摸鱼的偷瞄。他想问问岳明辉到底怎么了,可是他张不开这个嘴。“我们等会儿出去吃东西吧。”木子洋权当自己练完了一屁股坐在岳明辉旁边跟没骨头似得挂在他身上。
 岳明辉侧过头看着木子洋,那张超模的脸怎么看都好看“行啊听我们洋洋的,要不要把......”
 “我是说就我们两。”岳明辉心下了然觉得还是我们洋洋会疼人,也就这么让他靠着,但那晚两个人谁都没能出去。

 他们当时神神秘秘商量好了一唱一和走回宿舍准备拿外套拿钱包,一推门就看见卜凡烦躁的坐在椅子上,卜凡瞅着老岳进门就赶紧粘了上去也不说话就皱着眉头红着眼眶委屈的看着岳明辉,岳明辉甚至有种这个一米九二的大个子下一秒就要抱着他哭出来的错觉。
 “走吗老岳?”

 这是岳明辉第一次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做选择,一边是不太耐烦的蓝血超模,一边是要哭的弟弟。
 那天晚上木子洋觉得自己能记一辈子,他气的冲出去,而岳明辉在他出去的时候喊了他几声他没有应,岳明辉也没有追出来。反正那天直到岳明辉睡下了也没见木子洋回来,岳明辉愧疚死了。第二天开始他就一直想粘着木子洋,使出浑身解数撒泼打滚求原谅都没能换来蓝血超模的一个眼神。

 不知道第几天了,反正岳明辉终于逮着木子洋一个人在教室的机会,西城岳少是白叫的吗?岳明辉二话不说冲上去堵人认错道歉。
 “洋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食言的。”
 “洋洋!真的那天我情绪不对,我错了,你来安慰我我还跑了,对不起洋洋你原谅我吧……”
 那木子洋呢是真的看没路跑了,他这气也憋了好几天,把事情说开也好。
 “岳明辉。”这声儿叫的岳明辉一愣,心里有点发慌,自搬进一个屋住之后木子洋就没这么正式的叫过他。
 “岳明辉,你扪心自问我对你怎么样?够好了吧,可你怎么就养不熟呢?我他妈养条狗时间长了也知道跟我摇尾巴,你呢?”
 木子洋有些情绪失控,神色严肃的模样是岳明辉从没见过的,岳明辉心里紧张起来,这几句吼的他难受的低下头又开始扣手,他嘴里呢喃了几句我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木子洋想再多骂他几句来着,但一看到岳明辉那委屈的小模样他就也只能憋回去了,最后自个儿认输一样跟岳明辉说“再给你个机会,今晚请我吃宵夜。”这话一出来岳明辉乐颠颠的,小揪揪都好像更有活力了。
 
 那两人晚上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出了宿舍去小超市买了一堆零食,两人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就被灵超逮了个正着。“你们两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吃零食还不带我!”
 灵超可是岳明辉的宝贝儿子,哪能不想着他啊,赶紧从兜里掏包奶糖塞给灵超,灵超还是个孩子心性立马就乐了”还是岳妈妈知道疼我,李振洋你瞅瞅人家!”
 我们大洋哥顶天立地的能被这么说吗?灵超立马接受了一顿社会人的毒打。

 “哎超儿,凡子呢?”三个人瘫在一块儿闲扯,岳明辉忍不住问了一句。
 “跟半兽人那组闹呢。”灵超倦倦的靠在岳明辉肩膀上,没日没夜的练习对这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压力太大了,没多久就传来小小的鼾声。岳明辉想把灵超交给木子洋,自己带点吃喝去看看卜凡。
 这刚站起来就听着木子洋的小但是恶狠狠的声音“岳明辉你去哪儿?给我坐下!多久没跟你洋哥聊天了,还不珍惜。”
 “洋洋我就是想......”
 “不许想!不许去!”
 岳明辉又憋屈的扣手,想想自己跟卜凡组别分开之后就很少一起玩儿了,他一直跟别的练习生打得火热。
 “岳明辉!”
 “哎呀洋洋,你别急眼啊。我听我们洋洋的!走吧,我们把小弟送回宿舍睡。”

 木子洋心里那个暗爽啊,攻城略地第一战,首战告捷!

 刚进宿舍门卜凡正好刚洗完澡出来,赤裸个上身,肌肉分布匀称,腹肌人鱼线样样不少。木子洋想想自个儿隐隐约约的肌肉,又想想举铁的老岳,觉得自个儿确实应该加强锻炼了。
 “你们怎么一起回来的?”几个人轻手轻脚把灵超放老岳床上睡觉,孩子困了几个当哥哥的也不忍心叫醒。
 安顿好灵超之后岳明辉才轻声回答:“我跟洋洋出去买点东西吃,正巧碰着超儿了。”岳岳的声音本来就比较柔和,像是含着糖块说话,但是咬字清晰说话却又甜丝丝的,他这一轻声细语就更像是对人撒娇的小奶音了。
 “哥哥你下次想吃什么喝什么跟我说就行,我去给你买你别大晚上往外跑多不安全,最少也要把我带着。”卜凡看上去有些哀怨,逗得岳明辉直乐“我一花臂大老爷们儿能被劫财还是劫色啊?”
 卜凡正准备再开口就被木子洋打断了“老岳快去洗澡,今晚你跟我睡一头。”
 “哎别啊,老岳累一天了我睡上铺吧,省的他爬上爬下。”说完卜凡就要上床,结果就被岳明辉一把拽住“你瞅瞅你俩多高,睡得下吗?”
 卜凡仔细想想也是,只好委屈的睡回自个儿狗窝,岳明辉扒拉了衣服就进浴室洗澡。独留木子洋和卜凡两个人不说话的深情对视,用灵超的鼾声伴奏。木子洋用毛巾擦擦头发,收回了视线“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咱两谁也不比谁好,儿贼。”
 卜凡出来的时候还在上大学,玩儿心重,孩子气的喜欢总是不能长久,那时候的孩子大多只懂想要和喜欢。
 但再长大一点就懂得了爱。
 你看着他向你走来,那一刻风花雪月,万千星辰皆是他。

 “我为你守夜,而在老远的地方,你醒着,有别人紧紧靠在你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