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02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这个章节可能有点干,卜凡不是光撩不娶,想设定卜凡还不能意识到自己喜欢岳明辉或者说是,自己喜欢上他却不敢承认所以逃避,但又像小孩子一样看不得岳明辉对别人好。


再就是卜凡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的人,没有办法马上转变成喜欢岳明辉,所以他觉得自己是想娶个像岳明辉的老婆。


文章会不停更换视角然后延续故事,谢谢喜欢。



——————————————————————————————


转变是需要介质的,一眼万年的爱情太少,至少它不在我们的身边。


卜凡刚进坤音的时候本想跟着木子洋转悠的,可那一米八八大个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天天跟灵超玩闹。卜凡也就是个比灵超年长点的孩子,紧张又害怕,只能天天一个人憋着拼命练习。


 


那这时候岳明辉的出现就显得尤为重要,卜凡大高个儿,可想而知拉筋对他像是极刑。他脸憋得通红,泪珠子在眼眶打转就是死命的不掉下来。


“哎呦看给我们弟弟疼的,没事儿啊,忍忍就过去了。”岳明辉半跪着在他身边,单手拍着卜凡的背安慰他。“疼就叫出来好吧?”卜凡要面子,这时候年轻气盛的大男孩儿谁不要面子啊?他就还是一声不吭地,岳明辉害怕啊,这要把新来的弟弟憋坏了怎么办?


“你疼就抓着我行了吧。这样谁都不知道。”岳明辉轻声细语的奶音骚动着卜凡懵懂的心,他把手伸给卜凡,卜凡也像终于坚持不住一样紧紧抓着他纤细的手腕。压完筋,卜凡脱了力似的趴在地上松松握着岳明辉的手腕。稍稍抬眼就看见岳明辉的手腕有些乌青。


“哥哥,对不起……”


“嗨,这有什么啊,回去揉两下就行了。”


 


从那之后只要卜凡压筋岳明辉就哒哒哒的跑过去手一伸,卜凡每次都得抓着但再也不敢用力,仿佛抓着岳明辉只是想寻个心理安慰。


卜凡就是这样天天跟着岳明辉屁股后头转悠,死命护着岳岳,谁都不能说岳岳一句不好,谁说跟谁急眼。


半大点儿孩子哪能分得清喜欢和爱呢?


就像你问卜凡,你喜欢老岳吗?喜欢啊!你喜欢棉裤吗?喜欢啊!


他是传统家庭出生,没留过学没走过蓝血,他想养条狗和娶个像岳明辉一样的老婆。


 


进了大厂之后,卜凡觉得真好啊,木子洋也不缠着岳明辉了。小孩子嘛,心爱的玩具得到了腻了就找新的,但不是说就不喜欢原来的了,只是新鲜感也是需要的。卜凡开始主动的跟人接触,小鬼啊、磊子啊,逮谁谁是好兄弟。近乎完美的生活让他飘飘欲仙以致于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说的某些话伤了老岳的心。


他那个急啊,恨不得一间一间教室找,恨不得回到过去抽自己俩大嘴巴,卜凡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磊子跟小鬼吓了一跳,认识这段时间就没见卜凡这么急过,一米九二大个儿憋屈的有了哭腔说不出个所以然。磊子跟小鬼零散拼凑下大概知道了卜凡的意思,这厂子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找个人确实不容易,两个人作为好兄弟就先把卜凡拉到没有监控的地方哄劝,让他回宿舍等,岳明辉总要回宿舍睡觉吧。


卜凡一拍大腿说是啊,激动的抱了两个人就差一人亲一口然后拔腿就往宿舍狂奔,他在宿舍原地转悠想着要怎么跟岳明辉解释道歉,岳明辉会生气的骂他吗?不会不会,岳明辉一个虚伪的中年男子,根本做不到开口骂人的。那如果他赌气不理自己呢?如果是冷战呢,卜凡想着自己一定先好好道歉再把人哄好,转悠着就注意到了碍眼的摄像头赶紧拿个大背心给遮了。卜凡想了很多措辞,甚至想到岳明辉摔门离开自己怎么一个漂亮的动作把他拉回来。


 


大概几十分钟也有可能是几个小时,总之岳明辉回来了,跟木子洋一起有说有笑,卜凡是从未料想过这样的场景,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紧紧粘着老岳,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委屈。卜凡深知岳明辉的心软,看吧他果然为了自己留了下来,看着木子洋气的摔门而出他有点高兴。


“岳岳对不起……”卜凡还没来得及说出剩下的措辞就被岳明辉打断。


“我当什么事儿呢,没事儿啊哥哥没放心上。”说完就喊了木子洋几声想追出去,卜凡那个急啊哪能让他去追“不是的岳岳,岳岳你别走你留下来行不行,我想跟你说说话。”卜凡一米九二的大怪兽看上去委屈极了,岳岳大抵是很喜欢卜凡甚至是爱他的吧。


只不过,卜凡想养条狗和找个像岳明辉一样的女朋友。


 


“曾经那个愿为我千千万万次捡风筝的人已经逝去,人生中错过了就不会再得到,也许我们会忏悔,会救赎,但这些似乎都已经晚了。”


 


最终木子洋跟岳明辉率先离开大厂,卜凡前一晚抱着岳明辉一边抽抽噎噎的哭一边絮絮叨叨深怕他出去了就忘了自己。“哥哥,哥哥我一定好好努力。哥哥你出去了得给我打电话,你别举铁了知道吗?我床底下还收着一箱零食,你晚上饿了记得吃别饿坏了。”


“咋了卜凡他是你哥哥我就不是啦,我俩还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呢。”木子洋听着就凑过去挂在岳明辉身上看着卜凡抹眼泪,虽说两个人都对岳明辉有点不可描述的想法但到底还是朋友。


“那,那能一样吗?岳岳可是我以后的大舅子。”


“?????”岳明辉听了一脸懵逼,木子洋笑得扶着灵超才堪堪站稳。


 


有些情愫总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也许是没意识到也许是意识到了却又害怕。岳明辉的离开像是带走了卜凡的一半灵魂,从此少了玩闹多了练习,没日没夜,一米九二的怪兽变得轻飘飘的。


 


“你是肩上痕,是眉间绪,是心中河,是百转千回路,是二十载来不朽的少年梦。”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