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03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下一章节洋洋就开荤啦!

——————————————————————————————

推手03

岳明辉真是个优柔寡断的人,灵超是这么觉得的。那卜凡觉得岳明辉心软的一塌糊涂,可木子洋会站出来说不是,在不触及到岳明辉底线的时候基本上做什么都行,一旦过了线的狠厉是任何人都不愿尝试的。木子洋没试过,但他就是觉得老岳是这样的,还会振振有词的说“我们是soulmate”,岳明辉就在旁边笑嘻嘻说“哎呀干嘛呢还不练习?”


他跟木子洋一开始实在不对付,一周掐两回都是少的,掐着掐着就掐出感情了。木子洋早年是大模,总带着些大模的傲气没少跟老师顶嘴,岳明辉就负责圆场道歉。岳明辉受委屈的时候,木子洋就出来了“干嘛呀干嘛呀?又想趁我不在欺负老岳?”

两个人像是达成默契的共识,私下我两掐成什么样都行,就是别人不许。不过后来这些活儿就分别由灵超、卜凡担任了。

岳明辉男女通吃,对着张大模脸还时不时撩你几下,上下其手,你受得了?但这木子洋吧着实不争气,岳明辉这会儿刚刚心动他那头直接闭着眼往灵超那儿跑了,也难怪人家后来跟卜凡天天黏一块儿。

这要是说到卜凡,他们俩的相处就柔和得多,卜凡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取代了木子洋在岳明辉心里得位置,人总是会因为莫须有的温柔沦陷。


“哥哥我给你买芒果了,别告诉别人啊,自个儿偷着吃。”

“你工资都快扣没了?你还给我买芒果???”岳明辉皱着眉头蹭到厨房扒拉卜凡买回来的水果,别说还个个又大又黄这立马勾起了岳明辉肚里的馋虫。

“你看你浑身没二两肉的?又饿瘦了吧,反正又不用交伙食费房租的,给你买了你就吃呗。”举铁的老岳传来不服气的声音,结果被想吃芒果的老岳给摁下去了。卜凡也不走就喝着酸奶在那儿跟岳明辉闲扯“老岳你说你多大个人了,吃个芒果还能吃脸上。”大怪兽皱着眉头嘴上嫌弃的不行还是主动拿起餐巾纸帮他擦脸。

岳明辉眼睛亮亮的看着他,过会儿就笑眯了眼“凡子你这么好啊。”

卜凡嘟嘟囔囔的说了些什么别扭的撇过头,丢下句我快上课了就一溜烟的跑了。一直小跑到厕所才心有余悸的捂着胸口自言自语“这个老岳,笑这么好看干什么!”


“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起,你是我白天黑夜不落的星。”


这样踏实的溺爱要比突如其来的撩骚更让岳明辉沉沦,尤其是为了自己敢跟老师敢跟经纪人顶嘴的头铁样子让岳明辉安全感爆棚。

岳明辉早就过了为了患得患失的爱情着迷的年纪,比团员们多出的几年阅历不是光举铁了。


在大厂里的生活一开始岳明辉也很满意,他从没有掰弯卜凡的想法,虽说同性恋不是什么过错,但掰弯直男在岳明辉的认知里是可耻的。这么一看,他好像确实更应该喜欢木子洋。抬眼看着像巨型犬的卜凡在跟小鬼磊子耍宝,开门的手还是落了下去。他想想,觉得两个都不喜欢才是正确的选择。

当你跳脱出这个怪圈时才能看清泥沼,可木子洋并不希望岳明辉独善其身,要么一起上岸要么抱着一起沉沦。看吧,这让人不适的轰轰烈烈能炸的岳明辉粉身碎骨。


卜凡混得如鱼得水,岳明辉每天勤勤恳恳练习接受洋大模的关心。自从上次一个人不高兴的时候被木子洋抓到,木子洋就不再放岳明辉一个人,最次还得有个娄淄博陪着。


岳明辉哄着木子洋出去吃宵夜的那晚两个人在练习房里打闹,木子洋把岳明辉摁地上,自个儿双膝跪地跨坐在岳明辉腰间不停的挠岳明辉的敏感点,逗得岳明辉笑声不止甚至憋出了眼泪,眼角殷红。“哎呀哎呀,洋洋!洋洋!别,我错了!我都请你吃宵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救命啊——”

岳明辉在地上止不住的扭动想摆脱木子洋罪恶的双手,衣服的下摆卷了起来露出精细的腰肢,还有隐隐的腹肌看上去手感就很好。木子洋当然忍不住摸了几把,岳明辉有点敏感的起了层鸡皮疙瘩趁机坐起来推开木子洋“怎么样?羡慕吧!”

看着岳明辉还有点小骄傲的样子,想到刚刚把人眼角逼红带泪的模样再配上喊着洋洋的哭腔,木子洋赶紧停住自己的想象然后恶狠狠的跟岳明辉说“以后不要随便勾引我。”


岳明辉正欲开口解释就被灵超一声委屈的岳岳妈妈打断了,这样也好,省的尴尬。


从大厂出来岳明辉跟木子洋收拾了几天立马奔赴泰国度假,那个轻松惬意的岳明辉差点忘了卜凡是哪位兔崽子。结果到泰国的当天晚上卜凡就打了电话,那个委屈的呀“哥哥你怎么就跟洋哥去泰国了?”

“我们这不是放松放松吗?大人的世界。”

“大人的世界???怎么的哥哥你是打算去看人妖跳舞吗?!”

这当然不可能了,就算岳明辉想去洋大模也不会允许的,岳明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卜凡给哄好了,又承诺等卜凡回来也一定一块儿出去度假那边才肯罢休。末了快挂电话时卜凡可怜巴巴的像个要糖吃的孩子“哥哥我好想你啊……”

这话一出岳明辉心里咯噔一下,一日不见思之如狂,原本稍稍平息的内心再次掀起涛天巨浪打的岳明辉心里发颤缓了一会儿才站稳。“……乖啊凡子,好好照顾自己,多盯着点小弟,他正长身体的时候。不说了不说了,洋洋叫我吃饭了。”岳明辉没再给卜凡反应的时间挂断了电话,沉默的坐在床边,弓着身子。

遮光的窗帘隔绝了所有光源进来的可能,木子洋跟助理出门买东西,这间房间现在就他一个人,连棉裤都没有。

良久的黑暗中,岳明辉发出长长的叹息,像是绝望又像是认命。


“你是虚假的春天,是不能同归的殊途,是我藏在枕下的春秋大梦。”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