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06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终于迎来了大三角修罗场,弟弟还太小了所以现在他的感情线看上去很混乱,会有一定的时间延伸,毕竟岳岳真的不可能接受跟未成年在一起吧?

终于放到这里了!我自己手稿更到了十几章哈哈哈
——————————————————————————————

(我个人写下来其实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洋洋对老岳实在算不上好,只能说他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老岳。)


每一次离别后的重逢都显得尤为重要,灵超再见到岳明辉和木子洋是在后台,他高兴的大叫一声就挂在两个人身上,岳明辉怕他摔下来还贴心的虚搂着他的腰“岳妈妈!洋哥!我礼物呢!泰国的糖呢!”

“吃了!”木子洋把灵超从自个儿和岳明辉身上扒拉下来,理直气壮地挎着岳明辉的脖子,要说还是岳明辉是妈妈呢?笑眯眯的从包里掏出包糖给灵超”就你疼他!“木子洋斜睨了岳明辉一眼,挎在岳明辉脖子上的手不安分的挠挠他的脖颈。

 

卜凡磨磨蹭蹭挤过人群一眼就看到跟连体婴儿似的洋岳,怎么看怎么心里不高兴“老岳!”卜凡总算是走到岳明辉面前,岳明辉正笑眯眯哄着灵超跟木子洋呢。“老岳!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两会晒黑呢?”

哪能啊?一开始岳明辉想晒太阳木子洋就揪着他的小揪揪,后来想晒太阳就得被木子洋摁床上了。

卜凡神色自若的把岳明辉扯离木子洋,在那儿问东问西,岳明辉也乐意回答,说到高兴的地方还跟卜凡上手比划。木子洋在旁边黑了脸,岳明辉发觉自个儿一时激动没收住。

“岳妈妈娄淄博也来了!刚还问我你在哪儿呢!”灵超吃糖鼓着个腮帮子大眼睛滴溜一转,他看到的可比卜凡多多了,觉得还是先带岳明辉离开这个修罗场再说,岳明辉先前那个尴尬的,吓得不敢看木子洋也不敢看卜凡,灵超这话一出岳明辉如获大赦赶紧就跟着跑了。

其实灵超先前就知道木子洋跟卜凡的那些小心事儿,他不愿戳破,想着反正岳明辉也不会选他们中任何一个的。可谁知道木子洋比自己还虎啊?!他是不知道泰国的事儿,但随便猜猜也八九不离十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三个人陷在这样的局面谁也看不清谁,但是灵超不一样。这孩子早年踏入练习生的行当,待人接物还是比同龄人成熟不少,只是岳明辉喜欢他的不谙世事那他就继续这样。

他本想着卜凡再努努力别让木子洋得逞,然后快要成年的自己再把已经筋疲力尽的岳明辉带走,只是现实跟理想存在着太大的鸿沟。

 

“我想携着他的手,往明月多处走。”

 

“岳妈妈娄淄博其实没来。”灵超眨巴着眼睛,露出狡黠的笑。岳明辉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自个儿儿子这么聪明。“你个小李英超,懂得很多嘛。”岳明辉笑骂着敲敲灵超的脑袋,灵超乐呵凑上去挂在岳明辉身上。

“岳妈妈你是不是答应洋哥了?”他下巴磕在岳明辉肩膀还要稍稍踮脚“……瞎说什么呢?”其实灵超猜的没错,岳明辉答应了,只是他还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岳明辉还维持着脸上虚伪的笑容从灵超的拥抱里钻了出来说秦姐找他还有点事儿。灵超无辜的看着岳明辉顺其自然的放走了他。

这个木子洋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手,难道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霸占岳妈妈了吗?灵超嘴里含着糖一蹦一跳的走向休息室,门口正碰到木子洋和脸色难看的卜凡,木子洋抓着灵超问了岳明辉在哪儿就准备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呼噜了一把灵超的短发。

“咋啦凡哥?你要吃人啊?”灵超理理自己的头发凑近卜凡,那一米九二人形哈士奇一脸委屈无奈又生气,他皱着眉头把灵超薅到没人的角落像是要说什么不得了的事。

“小弟,你说李振洋说的成人世界是什么啊?”好家伙灵超想,这木子洋嘴真快也不用自己给卜凡铺垫了直接把事儿摊开吧。“卜凡同志,我接下去说的话你可能一时半会儿没法接受,但是事情确实是这样的。”

 

随后灵超在卜凡震惊的目光中把自个儿的猜测全说了出来,卜凡简直是受到了精神暴击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这……这男的跟男的?怎么?还能做啊?哎不是,岳明辉怎么是喜欢男的呢?怎么还跟木子洋在一块呢?不是,木子洋大学时候交过女朋友的!还是个系花!岳明辉不会被骗了吧?然后又想想,自个儿对岳明辉也不差啊,还比木子洋高,怎么不喜欢自个儿还去喜欢木子洋了呢?!!!!

灵超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说完就准备去化妆间休息了,没成想卜凡还给他一把抓住,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那……那男的跟男的怎么做,做那个啊?”

“?????”

卜凡同学意外的纯情啊。

 

节目结束之后卜凡在之前的宿舍里堵到了前来参观回忆的岳明辉,他神秘兮兮的把岳明辉拉到墙角,然后委委屈屈的说“哥哥我哪里比不上李振洋吗?”

“???”

“我对你不好吗?”

“不是,凡子。怎么突然说这个?”

“那为什么你喜欢洋哥不喜欢我呢?”卜凡其实私底下寻思了好久,之前的小暧昧被无限放大,他觉得岳明辉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在坤音里也是他们俩互动最多,怎么还能被木子洋给抢跑了呢?

 

“小弟。小弟!老岳呢?”木子洋在车上打游戏看不见岳明辉总是心里不得安稳,尤其卜凡也不见人影。“岳叔好像跟凡哥一起去宿舍了。”

木子洋心里警铃大作,下了车就往宿舍跑。

 

“你要爱就要像一个痴情的恋人那样去爱,像一个忘死的梦者那样去爱,视他人之疑目如盏盏鬼火,大胆去走你的夜路。”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