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07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卜凡冲鸭

——————————————————————————————

在大厂的日子其实不好过,尤其是后期,压力和镜头几乎要了卜凡的半条命,但他还是想再努努力。几乎每天的心灵寄托都在晚上能偷偷打出去的电话上了,打给爸爸妈妈的挺多,打给岳明辉的也不少,寥寥几通是给木子洋和博文的。

打给木子洋和博文的电话还有个必问的问题,老岳怎么样啊?啃手了没?木子洋恨不得隔个电话给他翻个大白眼。

泰国木子洋跟岳明辉翻云覆雨的晚上,卜凡总共打了三十多个电话,岳明辉木子洋一个没接,他心里突突地跳深怕两个哥哥出事,又马上打给博文结果是助理接的,说是大家喝多了刚回房休息,木子洋在照顾岳明辉。卜凡这才肯作罢,但怎么想都想不通为什么木子洋也会不接电话呢?

 

让卜凡日思夜想的岳明辉终于再度出现,他恨不得飞过去站在岳明辉的面前跟他说“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结果就看见木子洋跟岳明辉亲密无间的样子,自己过去好像不合时宜。但心里叛逆的小鬼作祟,他穿过千山万水终于挤到了岳明辉面前把他从木子洋身边抢走,但结果没说几句岳明辉就被灵超抓走了,他想也好,至少是个母子局了。

“凡子?过得怎么样啊?看你瘦的。”木子洋还是对他进行了人道关怀,没了岳明辉两个人还是好朋友。

“可累死了我跟你讲,天天练习,还要被人拍,分组又麻烦。”两个大个子挤在小沙发上,木子洋就看着卜凡嘟嘟囔囔的抱怨着,木子洋也适当的劝慰还说了他们在厂外的事。

“哎凡子,想知道洋哥跟岳明辉在泰国玩的多开心吗?”

“!!!”

“成人世界,你还小。”木子洋又发出熟悉的低笑。卜凡看着木子洋得意的笑容,心里不好的预感开始萌芽“得了,你好好准备吧,我走啦。”刚一出门就碰着灵超,卜凡还在成人世界里无法自拔,他的情感总觉得木子洋说的就是他想的那样,可是他的理智又疯狂嘶吼说怎么可能呢?

心里没个准儿,卜凡忍不住把灵超拉到角落里询问,结果就得到了,木子洋跟岳明辉在一起了,还上床了的消息。

 

文字很难形容他那时的情绪,厌恶吗?绝对没有,是生气?是难过?是不可置信?好像都有。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凭什么岳明辉喜欢的是木子洋不是自己?

灵超回了化妆间,卜凡一个人在角落里站着尽显寂寥。他对自己的心情感到莫名其妙,但又是意料之中?因为他的大脑已经飞快接受了这份情感,一米九二的大个儿难过的有些想哭,觉得自己太迟了太晚了,但又忍不住想去找岳明辉要个说法。他想问岳明辉自己是不是真的没可能了?

感情是很纯粹的东西,当你发现你喜欢他不是害怕于自己是个同性恋而是害怕自己已经错过了他的时候,那就已经可以升华为爱了。

 

“我并没有喜欢哪一种人。如果我喜欢你,我喜欢的就只是你。”

 

什么狗什么猫,什么跟岳明辉一样的女孩他统统不想要,他想要的只有天上地下唯独一个的岳明辉而已。

 

下了节目他看着岳明辉一个人偷偷钻进快要封楼的宿舍,自己也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了上去,堵个正着。把自个儿的问题一股脑的问出来,岳明辉无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卜凡不打算放弃,他拉着岳明辉的胳膊“哥哥我是不是真的没机会了?”

一字一句,句句诛心,像是要逼死岳明辉。

岳明辉拼了命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轻轻抽开胳膊告诉卜凡“我已经跟洋洋在一起了。”不论爱还是不爱,这是对恋人最起码的忠诚。卜凡听了这话泪珠子跟不要钱一样往外冒,他好像想挽回什么又好像想让自己放弃,抽噎着拼不成完整的句子“哥哥,我,我,是不是太迟了。哥哥,洋哥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好不好?”

 

“乖啊。”岳明辉深吸口气帮卜凡把眼泪给抹了,站在旁边等他哭完。卜凡草草收拾好,还红着个眼睛,帽子口罩一戴也看不到什么,两个人趁着夜色摸回车上,刚一落座就听到灵超的声音。“哎岳叔凡哥,洋哥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吗?”两个人对视一眼摇了摇头,岳明辉说我给他打个电话就又从车上下来了,这刚下来电话接通没喂几声就又看到木子洋急匆匆的往这儿跑。岳明辉还笑呵呵对他招招手“洋洋!这儿呢!”木子洋脚底生风,直接扑到岳明辉身上“岳明辉!你瞎跑什么!”岳明辉一懵,也不知道他生什么气就被拉着手往车里去,洋哥大手一挥还把小弟给拎前面去了。

两个大男人坐后面偷偷牵着手,木子洋还是怪不高兴的,一副疲倦的样子靠在岳明辉身上。手不老实的往岳明辉身上钻,卜凡跟灵超时不时的往后看,岳明辉那个尴尬的,只能稍稍坐直然后小声跟木子洋说“洋洋你别闹,现在在车上呢。”木子洋抬眼看了他一眼不高兴的哼唧,但果然还是把衣服里的手收了回来,就无精打采的摩挲着岳明辉的手。

 

几乎是睡了一觉的时间,众人回到了公司。正准备上楼呢,木子洋说要岳明辉陪着买点儿东西顺理成章的把人扣了下来。

“岳明辉。卜凡跟你在宿舍说什么了?”木子洋多害怕卜凡跟岳明辉告白啊,他可是记着把人扣下来的时候卜凡恋恋不舍的眼神呢。

“没呀,我们是正巧碰到的,就跟我聊了一下大厂里面的日子了呗。”

“岳明辉——”

“洋洋你能不能相信我一点儿?”木子洋果然不说话了,但随即又乐呵起来吧唧就亲了岳明辉一口“好吧你这个老岳,不许随便勾引别人听见没?”于是两个人勾肩搭背两手空空的就上去了。

 

“无限信任你,时刻怀疑你,我是这样爱你。”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