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08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我觉得之前的引用和一些段落说的很明确,木子洋的喜欢就是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轰轰烈烈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可是岳明辉不一样,他要考虑的事很多,他是团队的队长。而且木子洋之前知道他喜欢卜凡,所以他对岳明辉是充满了不信任,这也会成为他们的隐患。后面就该卜凡冲了。)

——————————————————————————————

事实证明,卜凡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老岳!老岳!你过来!你看一下!GBA!”卜凡的声音格外响亮,岳明辉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从正跟螃蟹玩偶搏斗的木子洋身边跑开。两个人好像隐隐的对战,胜者的奖励就是岳明辉。灵超就“不谙世事”的窝在沙发上吃糖,等着他们两败俱伤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具体表现在哪怕岳明辉站在镜头外木子洋也要cue他一下,哪怕岳明辉正跟木子洋录物料,卜凡不说话也要走到两个人中间去。

 

“老岳晚上回去一起洗澡呗?”木子洋跟岳明辉从泰国回来之后就没有黏黏糊糊了,要不是两个人正在谈恋爱,木子洋差点以为在泰国的事儿是一场春梦了。

“别闹,房子就这么点儿大,小弟凡子都在呢。”

卜凡在木子洋看来十分不合时宜的冲上来,间隔在他们之间“老岳老岳,我这几天练的腰好疼啊,你回去给我揉揉吧。”

这还没等岳明辉接话呢,木子洋先开口了“还有哪儿疼啊?要不要你洋哥给你做个全身按摩?”卜凡一下子又龟怂起来,好像要依偎在岳明辉身上看上去好不滑稽“别,我怕我一命呜呼了。”木子洋这暴脾气就准备上手了,卜凡赶紧递给灵超一个眼神,灵超心领神会的黏上了岳明辉。

???????

母子两有说有笑的往前走,后面两个剑拔弩张的大男人一下子就蔫儿了。

“抢枪抢,要你抢,什么都没了吧?!”

“那老岳跟超儿也不可能……”

“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啊?我看李英超就是狼子野心。”

“!!!!!”

 

现在的局面真是令人头秃,李英超那么个漂亮的弟弟在那儿,岳明辉基本上对他有求必应,可给卜凡委屈的,有个木子洋还不够?还要来个李英超。

“老岳!岳明辉——我腰疼。”卜凡洗完了澡就往床上一趴,天公作美,这时间掐的刚好。木子洋在外面打电话,灵超在洗澡,能动的就剩岳明辉了。

岳明辉正扒拉行李呢,听到卜凡的喊声二话没说往外跑“咋啦咋啦?腰疼啊?”岳明辉一边念叨着卜凡要多注意又一边坐在他床边轻手轻脚的掀开衣服,在穴位上揉弄,酸爽的卜凡表情都有些扭曲还得憋着跟个正常人一样。

“哎老岳,嘶——,我们过几天搬家,你就别跟洋哥睡一个屋了呗,听说我们新房子可大了,好多房间呢!”

“那当然了!”岳明辉揉了十几分钟手都酸了,完工之后一拍卜凡的背说了声好了,卜凡其实在大厂这段时间真的很辛苦,迷迷糊糊快睡着了,临睡前还不忘拉着老岳的手往下拽,岳明辉以为他要说话呢就凑到他嘴边,谁知卜凡就趁机亲了岳明辉一口。岳明辉懵了,正想做出反应人家卜凡已经扭头小声说“哥哥晚安。”

得,就当人没睡醒吧。刚一回头就看着灵超顶个湿漉漉的头发,搭着毛巾围观了全程。岳明辉那叫一个尴尬啊,更出乎意料的是灵超哒哒哒的跑到岳明辉面前揪着岳明辉的衣服可怜巴巴的说“岳妈妈我也想要晚安吻。”

面对那双扑棱扑棱的大眼睛岳明辉能就这么屈服吗?当然能了!

二话没说岳明辉在灵超额头吧唧一口,还嘱咐灵超把头发擦干了再睡。刚一回房间就看到木子洋斜靠在门边,神色不满“行啊岳明辉,魅力够大的。”

“洋洋我……”

“你就不能有点儿定力吗?小弟说亲就亲了,我说想做的时候你怎么不让做呢?!”听了这话岳明辉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还好没看到卜凡那儿。

“这能一样吗?!超儿亲一口就完事儿了,你呢?你说做一下就能要我的老命!”木子洋哼唧哼唧的嚷着要补偿,岳明辉企图在三个人之间达到平衡,就只能挨个哄,说是等到了新房子就补偿他,这儿实在太小。木子洋也明白岳明辉的顾虑不安分的讨了个吻,就把岳明辉推进浴室洗澡。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寥和群星。”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木子洋也睡下了,每个人带着自己的小秘密悄然入眠,只有岳明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悄悄摸起来去楼道里抽烟。

他觉得自个儿真不是人,凭什么让他们一个两个对自己这么好呢?可明明岳明辉也在无时无刻的迁就他们。他发觉自从泰国回来之后木子洋变得敏感多疑,灵超也好像知道了很多事,卜凡还告白了。这些事突然一下全部压在了身上,压的岳明辉喘不过气。他想结束这样不正常的关系,可是他根本无法从中找到平衡点,他不能一边跟木子洋谈恋爱,一边跟卜凡当情人吧?他也总不能跟三个人暧昧来暧昧去的吧?可是他太害怕了,有些话说出去可能就是整件事的终结,也可能是这个男团的终结,不说自己,木子洋、卜凡抛下大好前程来了坤音,灵超放下学业做练习生。

“哥哥抽完了吗?”卜凡在岳明辉出门的时候就察觉了,他因为晚上临睡前的亲吻一直不能睡踏实,岳明辉直接把他吵醒了,他也坐床上想了很久,没忍住还是出去找楼道里的岳明辉了。

岳明辉正沉思呢,被他这一句话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干嘛呢凡子?大晚上还不睡?”卜凡怕吵醒屋里的人轻手轻脚关了门,就也蹲在岳明辉旁边“老岳我是不是让你难办了?”卜凡没让岳明辉开口自顾自的说话“我知道你跟洋哥在一起了,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啊?老岳你以前也是喜欢我的对吧?你也别否认,这都是小弟告诉我的。我,我那时候不是不喜欢你,我就是自个儿没发觉。可怎么我发觉的时候你就跟着洋哥走了呢?这,这不得有个先来后到啊?木子洋怎么还插队呢?”

这委屈的话把岳明辉逗乐了,腿蹲麻了他站起来活动活动“你再让我好好想想行吗?”岳明辉碾灭了烟头准备哄完卜凡就去睡了,结果……

岳明辉回头悠悠的看了卜凡一眼“凡子,你是不是把门关了?”

“……是啊,怎么的你没带钥匙啊?”卜凡无辜的回望。

……

……

灵超还小,正把一个长身体还累的要命的的孩子喊醒好像不太可能,木子洋那就更不敢喊了……两个人一琢磨,也没带身份证,手机都没有的,就只能先去什么肯德基麦当劳凑活一宿了。

 

“如果说,你是我最心爱的人,那么,这也许不是真正的爱情,爱情就是,我觉得你是把刀子,我用它搅动我的心。”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