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尾戒,独身主义【上】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BE HE不定

——————————————————————————————


了解了黄子韬的过去之后吧,杨文昊打心底里高兴,能把这么明亮的人宠成之前那样张扬的大男孩。

 

西泡泡练习室里基本灯都会亮整夜,黄子韬只要有空就飞奔过来看他们,带着宵夜带着杨文昊爱死了的桃花眼。

杨文昊观察入微,发现黄子韬经常带的尾戒是对戒。那个牌子可以单买,杨文昊乐的在微博暗戳戳发了好几遍。兴许是独占欲?大概是想告诉大家,黄子韬现在被他保护的很好?

 

又是熬夜排舞的一晚,黄子韬晚上八点多发的语音给杨文昊说是会来,结果整到第二天凌晨两点他才打开练习室的门,但是依旧是有力的声音。“我给你们带了夜宵,来来来,先休息下,都过来都过来。”

黄子韬是谁?西泡泡团宠啊,各位迅速聚集过去领了夜宵围着黄子韬坐下,杨文昊就坐在他旁边,小拇指带着尾戒。

练习室的氛围被黄子韬调动起来,大家插科打诨不亦乐乎,但是赶了一天通告的黄子韬明显蔫了下来。

 

“下回这么累就别过来了。”

 

“那哪行!我可是队长!”

 

黄子韬双手抱膝颇有些骄傲的仰头,杨文昊一手拿着夜宵一手没忍住带笑揉了把他的脑袋。

这一下黄子韬就注意到尾戒了“你这跟我是对戒啊!昊昊你原来这么喜欢我啊!”

这杨文昊哪能承认自个儿特意买的?就算承认也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啊,他摸摸尾戒,颇有些欲盖弥彰的漫不经心“是吗?觉得挺好看,买来玩玩儿的。”

基本把黄子韬生平信息都翻完的杨文昊大概是知道这个尾戒的来历的。

瞅着跟王子奇搭话整个身子都倾向王子奇的韬,第一次对随手撩人不自知有了深刻理解。

手臂一伸把黄子韬捞回自个儿身边,压低了嗓子在他耳边说话“吃火锅吗?”

 

说真的,杨文昊三十三岁的人了敢爱敢恨,不是放不下。只是节目录制结束之后想到黄子韬他就觉得心底痒痒的,跟猫抓似的。

不是说黄子韬没心没肺,心大。只是他见过的人事物是真不符合他年纪,几个月的节目录制,是不够他有个痛彻心扉的喜欢。再者说,亲亲抱抱惯了他也没刻意回避过,只是一旦cp炒热了他就开始远离了,这是教训。

节目结束之后热度慢慢散去,大家私下还会见面,只是跟黄子韬无关了,西泡泡的群也没那么活跃了,黄子韬也是偶尔说几句。

 

再认真联系的时候是黄子韬的演唱会,其实是助理群发的,要大家做好准备一起实当初承诺的东西。但是黄子韬就高兴的私聊杨文昊了,不过王子奇石头淡淡有没有这个待遇就不得而知了。

黄子韬机关枪一样在微信里跟杨文昊说了一堆,杨文昊甚至有点应接不暇,最后化成黄子韬的一句话。

昊昊我好想你。

那本被时间掩埋好甚至快淡忘的情感突然间卷土重来带着雷霆万钧之势让杨文昊无法招架。


TBC.

评论(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