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11

这章撒娇的洋洋真是我的心头好,我爱木子洋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

他们就这么轰轰烈烈搬进了新房子,但问题也接踵而至。

无非就是,谁准你住老岳隔壁了?!没大没小的!!正宫都没说话呢!

灵超振振有词,正宫怎么了!我是唯一的皇太子知道吗?!

卜凡心痛的捂住心口,老泪纵横,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

“……”而皇上呢?一个人灰头土脸的收拾床褥,他实在没什么精力挨个哄。他觉得这不是有病吗?他就木子洋一个男朋友啊?怎么木子洋入戏还这么快呢?还有这小弟又怎么回事?怎么还跟木子洋他们一块儿胡闹。

 

灵超以为自个儿抢先住岳明辉隔壁已经是无人可敌了,他就是没想到,木子洋居然不要脸的要跟岳明辉住一个屋。木子洋也没想到啊,没想到卜凡早跟老岳说好为了保证大家的休息咱得一人一个屋。

最后众人达成协议,岳明辉一个人睡三楼,卜凡木子洋睡二楼,为了不打扰灵超学习他一个人住一楼,但为了方便辅导功课,灵超的房间旁边准备了一个小书房供他们学习。其实这对木子洋是不公平的,他才是岳明辉的男朋友,凭什么不能住一起呢?

 

收拾了一天岳明辉累瘫在床上一动不想动,正趴在床上休息准备过会儿洗澡就听到了木子洋熟声音伴着他推门而入的声音“哥哥。”

岳明辉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木子洋的情绪外放却并不好哄,他不高兴了就会不理你生气了会骂你,就是这么直白。一声哥哥里带着浓重的鼻音,可给岳明辉心疼坏了,赶紧挪到床边让人一块儿坐下,木子洋也乖顺的靠着岳明辉。

“哎呦喂怎么了宝贝儿?谁欺负你了,哥哥揍他去。”

一句话让木子洋有些忍不住发笑,手里攥着纸巾好像刚刚哭过“我可不舍得你揍他。”

“怎么啦?除了你爸妈还有人比我重要啊?我还是不是你男朋友了。”

“就是你气的我,你还好意思说。”岳明辉一听马上安静了,等着木子洋开口。“哥哥我才是你男朋友对吧?那为什么我们不能住一起呢?”木子洋像是有天大的不安心,只能伸手把人圈在怀里以此确定岳明辉的存在。

要说这是平常,可能笑闹着就过去了,但是木子洋都这样说了,再想糖塞是说不过去的。岳明辉自从跟木子洋在一起之后总觉得自个儿亏欠很多,变着法儿的想弥补他。“我们快出道了,以后会很累很忙……”

“哥哥你知道我说的其实不是这事儿对吧?”

“……”岳明辉很怕面对这个话题,但是又觉得让木子洋这样的是自己,他不能就这么随他去了。“洋洋你可是走过蓝血的,你不相信我也相信一下自己的魅力吧?”他想说,我跟卜凡说了你是我男朋友了,可是当初在宿舍出来那会儿他选择了撒谎,这会儿就只能继续圆谎。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让木子洋安心,只能伸手回抱住木子洋。“洋洋今晚我们俩一块儿睡吧,不告诉他们!”

“那我还要一块儿洗澡——”

“好好好洗澡洗澡,但我们得事先说好什么都不能干。”

想也知道不可能,目的都是一步步达成的。

 

但木子洋也知道轻重,在浴室里做了一回之后就罢手了。只是末了他看着岳明辉尾椎骨上的吻痕淡了不少又不依不饶的上去补了几下。

 

一天下来岳明辉几乎沾枕头就睡,结果木子洋不想,他被哄高兴了哪肯让岳明辉这么早就睡下,非拉着岳明辉说话。“老岳我跟你说,安排房间的时候我心都凉了半截儿。”大洋哥头枕着胳膊,一脸餍足。

“为什么呀?”

“你看啊我是你正牌男友对吧?结果我还得跟别人争宠,你说我难受不难受?”

在日常生活里也是这样的,岳明辉的认知里灵超跟卜凡都是弟弟,但他毫无疑问把木子洋摆在了跟自己同等的位置。木子洋也没吵过闹过,那两个都是弟弟,自己是男朋友嘛,刚好的。可结果两个弟弟开窍了,自己的位置好像也不保了,他本就是个如此感性的人。

“不难受啊乖,快睡吧,折腾的我腰疼。”木子洋低头看着岳明辉的睡脸,想想今晚就这么放过他吧,于是就这么愉快的抱着岳明辉入眠了。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知道了木子洋是在岳明辉房间里过夜的,灵超忿忿不平,卜凡好像要把木子洋活吞了。所有的不高兴肯定不能冲着木子洋发作,当然是转化一下在岳明辉身上上手了。

“岳妈妈今晚给我补习吧,我觉得英语我落下太多了——”灵超抱着岳明辉的胳膊撒娇。岳明辉是真吃灵超这套,屡试不爽,气的木子洋每每都要揪着岳明辉的小揪揪提醒他。岳明辉就觉得奇怪啊??灵超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他再丧心病狂吧,也不会对灵超出手啊。

一米九二的卜凡能跟灵超一样吗?他抱着岳明辉撒娇岳明辉不得一句干嘛呢给他堵回去啊?那在家里在公司在片场,卜凡也不说话就时时刻刻盯着岳明辉,岳明辉看他吧他又把头扭回去装作看风景,搞得一整天鸡犬不宁的,岳明辉才意识到他们是对自己跟木子洋的关系有意见。

 

有些事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但只要没戳穿那层窗户纸就依旧可以相安无事。岳明辉干脆不听不看不知道,但是岳明辉选择性忽略不代表木子洋也会,他想逼岳明辉正视这段感情。“老岳,你过来。”木子洋趁着两个崽子去拍硬照去补妆的时候抓走了岳明辉,两个崽子去拍硬照去补妆的时候抓走了岳明辉,两个人坐在楼梯上,他来之前检查过了,这儿没有摄像头。

“怎么啦洋洋?”

“就是,我们把我们的事儿跟灵超凡子说了吧,博文他们那儿继续保密怎么样?”这在木子洋的观念里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要是岳明辉同意公开他恨不得一个小时之后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告知天下了。

但是这确实是让岳明辉为难,他终于走到了他最害怕的一步。他苦心在三个人里寻找的平衡点还是终于失衡了,岳明辉大脑飞速运转开口的时候也不过才过了一两秒“洋洋我觉得……会不会有点快了,我觉得先给他们一些暗示好有个心理准备?”这话可能是触到了木子洋的怒点,“嗖——”的站起身来想走又转回来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朝地上狠狠一扔“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你有没有搞错,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啊?分手吧,别说了!!!!”

纵使岳明辉已经想到他会发火了但还是被吓了一跳愣在原地,木子洋看他那一脸呆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离开了楼道。岳明辉站在原地有些无措,只好先捡起木子洋的矿泉水瓶前后脚跟着一起出去。

 

“我为你造船,不惜匠工,我为你三更天求著西北风,只要你轻轻说一声走,桅杆上便立刻挂满了帆蓬。”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