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尾戒,独身主义【中】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BE HE不定

附前文链接:http://www.lofter.com/blog/ningqingzhu?act=dashboardclick_20130514_04

前情提要:黄子韬杨文昊在节目结束之后就不怎么联系了,后来又因为黄子韬的演唱会的事,杨文昊喜欢黄子韬的心情又一度被点燃。

————————————————————————————————

杨文昊没法儿回答,他暧昧的心思又开始鼓动起来。只能放下手机冲把澡冷静一下,可是一闭眼脑子里就全是比赛时候黄子韬的音容相貌,和他一遍遍不厌其烦的爱死你了。

轻叹口气围好浴巾擦着湿漉漉的短发,觉得自个儿太不是人了,黄子韬真心拿他当兄弟,他却想把人摁在床上翻来覆去的cao弄,想他用哭腔喊着昊昊,杨文昊。

但是手机屏幕开始不断闪烁拉回了他的注意力,是黄子韬的电话。他刚接通就听见那边中气十足的声音“杨文昊你怎么才接!突然微信也不回!我以为你怎么着了呢!”

 

“突然有点事儿,刚回来就接着你电话了,我现在不好好的嘛。”

 

那边果然软了下来,恢复了正常的音量“昊昊你在北京吗?”

 

“在啊,你要过来?”

“我过来请你们吃火锅,顺便跟你们沟通一下演唱会的事儿。”

“行啊,我把子奇喊着。”

“不用不用我都喊过了,明晚七点我来你们练习室接你们。”

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黄子韬率先挂断电话。

 

其实也不能怪黄子韬,他是真的忙,打完这通电话他就继续投入了工作,丝毫不知自己勾起的相思苦。

黄子韬喜欢杨文昊吗?答案是肯定的,只是他真的不敢再用那么热烈的情感去对待别人了,他们是好兄弟。他想歪过,但就短短几秒那种想法就烟消云散了,杨文昊以前的交往对象可都是大妞模特。

 

另一边杨文昊气的有些牙痒痒,怎么怎么就先联系上王子奇了?还是两个人一直联系的?翻来覆去想了一晚上,搞得第二天上课见着王子奇也还有些阴沉。

“子奇,你是不是一直跟韬有联系?”

王子奇什么人?多聪明?跟杨文昊的关系都快到神交了,杨文昊对黄子韬存的那点儿小心思他要是看不透,这么多年兄弟是白当了。

“偶尔,怎么吃醋了昊昊?”昊昊这名字离了那节目之后就没什么人叫了。

杨文昊扬眉拍了王子奇胳膊一巴掌“就你贫。”

杨文昊想尽法子把王子奇支走,让他中途再去,王子奇也配合的走了。凄凄苦苦挨到七点,黄子韬电话就打来了,说是到门口了,让他赶紧出去,杨文昊可以说是撒丫子就跑到了门口才缓下脚步颇有范儿的走了出去。但是他刚踏出门口就看到了副驾驶的黄景行。

“宝宝干嘛呢,快上来。”

杨文昊快速回神上了车,坐在后座颇有些无奈,他又不能当众喊黄景行下车。

“昊昊宝宝哈哈哈哈,子奇呢。”黄子韬听着黄景行的话一乐。

“别听他瞎叫,子奇过会儿才来。”

 

车直接开到了火锅店,黄子韬早就定好了包厢几个人快速钻了进去。这顿饭是黄子韬请的,所以他先把菜单递给了黄景行,想着两个人一边谈合作一边点菜,结果黄景行看也不看直接把菜单给了杨文昊,杨文昊也理所当然的接过闷头点菜,两三分钟过后就把菜单重新递给了黄子韬。

“宝宝我的点了吗?”

“点了点了。”

 

黄子韬这就不说话了,拿着菜单点菜,其实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又觉得自个儿没理由没立场不高兴只好抿抿嘴默默把菜点了。

杨文昊摸爬打滚三十多年,那几个月又把黄子韬的脾性摸了个透彻当然知道他不高兴了,但是为什么?

餐桌上无言的尴尬让黄景行有些受不了,本想暗示一下杨文昊结果余光一瞥才发现杨文昊居然又把尾戒戴上了?!“宝宝这尾戒你还收着呢?”

黄子韬听了立马抬头看到戒指才乐开了花“昊昊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

杨文昊觉得自个儿说喜欢也不是,不喜欢也不是,黄景行这时倒是心领神会把话接过去“那可不,西泡泡哪有不喜欢你的?”

其实这答案不是黄子韬想要的。

 

男人吃饭哪有不喝酒的,几杯下肚大家就成了好兄弟。黄子韬和黄景行是一致不让杨文昊喝酒的,王子奇是吃了一半才过来所以也没喝。

聚餐完毕已经是凌晨,这时候喊黄子韬的助理过来免不了第二天黄子韬被一顿骂,而且兴师动众周围还可能有狗仔,杨文昊一拍大腿把黄子韬领自个儿家去了。杨文昊比黄子韬矮了几公分,但常年锻炼足以让他把黄子韬轻易背在身后,往家走的时候吧杨文昊就听见黄子韬小声念叨。“你说你个杨文昊,节目录完就不跟我联系了,搞得我以为我认识你的那几个月是做梦。”杨文昊知道他说的是微信,微博互动的停止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

杨文昊是不喜欢借cp来炒热度,黄子韬是怕杨文昊不高兴,当然他也挺不喜欢炒cp的。

杨文昊听着他在自己耳边小声嘀咕,跟个小怨妇一样觉得可乐,还跟他聊起来了。“怎么怪我呢,你不也没联系我吗?忙的跟我打招呼时间都没有。”

 

“那不是,不是,我不知道跟你说什么......”说完黄子韬的声音就弱了下去,安静的趴在杨文昊肩头睡觉。

杨文昊知道自己面临着一个紧要关头的选择,他瞅瞅黄子韬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小拇指戴着尾戒。

尾戒是独身主义的意思。

 

宿醉的结果是第二天头疼欲裂,黄子韬裹着被子在床上哼哼唧唧,杨文昊洗了个澡就靠在门框看着黄子韬在床上打滚。

“昊昊我头好疼啊……”

杨文昊抱臂走到床边伸手拍了下黄子韬的屁股“该,下回还这么喝吗?”

黄子韬撅撅嘴不说话了,杨文昊顺势在床边坐下“我给你煮了醒酒汤,快起床。”

 

“不起,我今天没通告。”说完又缩回了被子里,通过被子的小缝隙正好能看到杨文昊的手,只有纹身。

 

黄子韬猛的翻身坐起抓住杨文昊的手“昊昊你戒指呢!”

杨文昊一脸淡然的把手抽出来“估计昨晚丢哪儿了,得了你快起床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黄子韬楞楞地看着杨文昊的背影颇有些委屈。


评论

热度(53)

  1. 驴子温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