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尾戒,独身主义【下】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HE

———————————————————————————————

要说黄子韬是怎么会对杨文昊有暧昧不清的好感的呢?黄子韬说过他相信一见钟情,在节目里突然cue杨文昊有点这么个意思,但当时只是纯粹的欣赏。后来杨文昊那些说要保护他,希望他是快乐的那些话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把信任全部托付给了他,在美女与野兽那场他懵懂的明白了自己的情感。黄子韬其实爱极了他紧抱着杨文昊的时候而杨文昊会安抚性捏捏他后颈的举动。

但杨文昊喜欢黄子韬的时间比黄子韬对他暧昧的时间要早点,他在海选的时候看到黄子韬漂亮的模样,害羞紧张的表情就觉得有趣。100进49的时候,他看到黄子韬一蹦三尺高,跳着过来紧紧抱住他,他突然就觉得被这么漂亮的人喜欢、需要、依赖,真的蛮不错的。他参加这个节目最不后悔的事是,在海选的时候故意撩了黄子韬。

 

淡淡刘也阿酸等人陆续抵达北京,大家都投入了紧张的排练,黄景行在这次演唱会里担任了黄子韬的舞蹈老师。

两个人的练习室离得很近,出门就能碰着的那种,但是黄子韬在舞佳舞见过杨文昊的次数屈指可数。

练习是辛苦的,这种没日没夜的练习让黄子韬想起自己练习生的时候,但联系到后面发生的事就很难说清楚那个时候到底快不快乐。黄景行接了个电话要去处理点急事,让黄子韬休息会儿然后自己练一下。黄子韬努力吗?努力。但是偷懒总是难免的,他溜出自个儿练习室打算出去骚扰一下别人,刚开门就看到杨文昊跟一个女生暧昧的道别。黄子韬憋着直到女生走了才一蹦三跳扑到杨文昊面前,杨文昊看他跑过来生怕他摔着赶紧伸手搂住他的腰。

“干嘛呢这么急?”

“刚刚那女生是谁啊,长得很好看。”跟淡淡姐说的模特大妞是一个类型。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赶紧练舞去。”杨文昊松了手就想关门,他对黄子韬有点不耐烦了,没事儿就瞎撩拨。

黄子韬怎么会让他得逞,伸手就想拦门结果手就被夹了。黄子韬疼的倒抽一口气,杨文昊心疼坏了,赶紧把小孩子拎进练习室紧紧抓着他受伤的手。

夹到的是关节,那里已经泛红了。

“你傻不傻啊,你拦什么?”杨文昊有点生气,气他不会好好保护自己,以前把他放心尖上呵护跟所有人炫耀,现在他受了点伤就像打当初自己的脸。

“我不拦你就又关门了!”

黄子韬也是理直气壮,他其实在舞佳舞的日子找了杨文昊几十次,每次都是未果。

 

索性只是红了会儿,很快消下去就没事儿了,杨文昊想想也就演唱会这几天了,以后再想见一面就很难了,过完这几天说断就断吧。

“那是我之前一起排舞的搭档,我俩在排新舞。”

“排什么舞要搞成那样啊……”其实仔细想想当时美女与野兽那支舞不也这样?黄子韬问完有点后悔,才发现是心态变了。

两个人坐地上闲聊,直到接到黄景行快回来的短信黄子韬才拍拍裤子准备回练习室。本来人都起来了结果黄子韬一个打转半跪在杨文昊面前眼里闪着光“昊昊吃火锅吗?”

那晚的火锅只有杨文昊跟黄子韬,他两都没喝酒,杨文昊吃的很满意在最后把黄子韬送回酒店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尾戒不见了。

 

“韬,你戒指呢?”

“扔了,怎么了?”

杨文昊笑着摇头说没什么就转身离开,觉得自个儿有点可笑。

断断续续黄子韬的尾戒戴了好几年,他自己知道这戒指是什么意思,但他也没扔只是不想戴了,至少见杨文昊的时候他不想戴。

 

演唱会的日子迅速逼近,西泡泡众人终于又重新齐聚一堂开始排舞练舞,让杨文昊总有种回到节目里的错觉。

这次演唱会结束之后可能就真的结束了。

 

演唱会当天,他们在台下准备,杨文昊看着台上的黄子韬。耀眼、夺目,几万人为他呐喊喝彩,他在舞台上的一个眼神就能摄魂夺魄。骄傲张扬的笑容跟私下软糯甚至有点傻的他完全不一样。

杨文昊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他能亲眼看到这样的黄子韬,难过的是现实更加告诉他,他跟黄子韬是两个世界的人。

 

演唱会和舞蹈都很成功,杨文昊除了在那次节目上,已经很久没跳的这么卖力投入了。节目上是为了黄子韬,这次也是。

演唱会结束,大家都先去化妆师换衣服卸妆,工作人员忙着收场没什么人注意到黄子韬和杨文昊,于是黄子韬偷偷拉着杨文昊钻到紧急出口的楼道里。“搞什么这么神秘?”

黄子韬又变回了那个软糯的小孩子,从自个儿身后拿出了个戒盒。

“那个.......咱两之前不是对戒吗?你的不见了,我的又被我扔了,我前几天看到一个挺好看的戒指,结果一问是对戒只能成对卖,我就买了......就想干脆把这个戒指送你了。”

杨文昊有那么几瞬的窒息,他低头看着黄子韬攥紧的戒盒,黄子韬的手甚至有些颤抖。他忍无可忍了,这小孩儿到底懂不懂人情世故?撩完就跑,给了自个儿希望之后又去拥抱别人?杨文昊脑子可以说是一团乱麻,最后本着反正以后也不会联系了,就破罐子破摔的心情把黄子韬摁在墙上亲,撬开他的齿贝,亲的又凶又狠。

黄子韬懵了,他没想到杨文昊直接这么亲上来还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你懂了吗?”

两个人亲完气息都不匀,黄子韬红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杨文昊。杨文昊深吸口气准备逃离这里,他无法面对黄子韬的质问谩骂,他没法儿承受黄子韬对这段感情任何不好的言辞。他甚至害怕看到黄子韬皱紧的眉头和厌恶的眼神,但是黄子韬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杨文昊的衣服,又把戒盒递了出去。

 

“那戒指你还要不要啊……”

别说戒指了,杨文昊想要的是整个黄子韬。

“黄子韬你可想好了,这戒指你要是给了就跑不掉了。”杨文昊转身紧紧抓住黄子韬的手腕,其实已经跑不掉了,这小孩儿抓住他衣服的时候他就想好了,就算收回去他也不会让黄子韬走的。


“杨文昊!我今儿就是要把戒指给你了!我就乐意跟你待一块儿行不行!”

“.......”

“.......”

“行。”


END.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