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13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啦!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我努把力假期结束前再更新一个章节。

以及下个章节卜凡开荤啦

我要说一下我为什么会这样设置,我第一次知道他们四个的时候吃的是卜岳,后来又挺喜欢洋岳,再来就是all岳。

所以结局我自己也没想好,看看哪对发糖多往哪对写吧。

—————————————————————————————————————


这世界上一直有双手在推着事情前进,有时候是人的,有时候是天的。

“岳明辉!!!老子要跟你分手!!!!”这样的戏码好像经常在家里上演,有时候是因为岳明辉穿了卜凡的衣服,有时候是因为他在小弟房间洗澡。每次木子洋都气的嗷嗷的要分手,但岳明辉也知道他不是真的动气,他是吃醋,像是孩子围了引起注意,岳明辉为了补偿他的保密,一直尽可能的哄着他,除了上床的次数和公开恋情基本上是都由着木子洋。

每次木子洋耍脾气撒娇,卜凡和灵超都会默默缩小存在感。说来也奇怪,灵超撒娇是因为长的漂亮,身型也还是小孩子,年纪又小,岳明辉就十分吃这套。那要是卜凡撒娇,岳明辉得吓得躲开,搞得每次卜凡就委屈得撅着嘴斥责岳明辉“咋的啊,我就不是弟弟啦?”

同样是弟弟,同样是大高个儿,但每次木子洋撒娇就能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他每次撒娇就能让岳明辉心软得一塌糊涂。

 

难得的周末,天下着大雨,乌云浓重的抹不开,像是屋子里僵硬的气氛。灵超被带出去上补习班,家里只有卜凡、木子洋、岳明辉。

事情是卜凡给自家姐姐打电话得时候发生的,他说了自己对岳明辉告白,喜欢岳明辉得事,姐姐那头是长长的沉默。

“那……你想横刀夺爱?”

“我不想!那不就是小三行为了吗?”

“可是你现在做的事不就是小三吗?”

这次轮到卜凡沉默了,他吸了口烟吐出烟雾跟那边又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一回头却看到神色不明得木子洋“你跟他告白了?”一道惊雷打过,明晃晃得照在木子洋身上,阴沉个脸看上去像是厉鬼。

“嗯……”卜凡觉得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是要承认的。木子洋接受了答案转身就去找岳明辉,倒不是说就这么放过卜凡,只是这段感情太过重要,说到底还是彼此的事,纠结于卜凡是没有意义的。卜凡想跟上去木子洋却几近狠绝的大吼“别过来!”

木子洋走的匆忙,但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心头,刺的生疼。

 

“我却要花一生的时间去忘记,去与想念与希望斗争;事情从来都不公平,我在玩一场必输的赌局,赔上一生的情动。”

 

他站在岳明辉的房间门口深呼吸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他来干什么呢?来确认卜凡是不是告白了?是啊。那他来干嘛?来确定岳明辉喜不喜欢他?岳明辉怎么会喜欢他呢,岳明辉一直没有喜欢过他啊?那他是来挽回这段感情的吗?

木子洋认为自己很没出息的哭了鼻子,还死命的停不下来,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岳明辉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房间里听到了什么声音正巧打开门,就看到哭得一塌糊涂的木子洋。一时他有些惊慌失措,只能先把木子洋拉进房间坐下又拿纸巾胡乱的给擦眼泪“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哭了啊?没事儿啊,哥哥在呢。”木子洋坐在床上,岳明辉站在他面前轻轻搂着他。木子洋伸手抱着岳明辉的腰,额头抵在他身上。

“岳明辉……”这一声儿带着委屈带着哭腔,岳明辉心疼的不行又只能等他继续开口“岳明辉,你,你喜欢我好不好?只喜欢我一点点就行。”木子洋在岳明辉的印象里就没有这么卑微祈求过谁。

“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不喜欢你还做你男朋友,你傻不傻啊?”

看吧看吧,又是这样虚伪的假笑。木子洋圈着岳明辉红着双眼睛看他“凡子跟你告白了是吗?”

岳明辉没想到他会知道,一时间哑然起来,沉默的态度等于确认。木子洋突然就笑了,明艳的脸笑起来如沐春风。“岳明辉我们分手吧。”

没由来的岳明辉心下一慌,他觉得这次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木子洋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就要离开房间,岳明辉顿时手脚慌乱,抓住木子洋就想解释“洋洋不是的,凡子是跟我告白了,但是我跟他说了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说了好几次。”

木子洋低头,用手捂住脸用拇指擦擦眼泪,再次抬起头脸上只剩笑和泪痕“没事儿了老岳,只是我不想喜欢你了,我好累,你也好累。”岳明辉征楞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却也没再上前阻止,摇摇晃晃的坐在床上,双手无力的耷拉着。

然后楼下传来摔门的响声。

 

“对不起哥哥……”卜凡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乖乖的垂着脑袋站在岳明辉房门口,岳明辉其实开门那会儿刚睡醒,事情发展到现在他都恍恍惚惚的。“……没事儿。”岳明辉的头发膨着,以前帮他理头发都是木子洋的专利。卜凡挪着步子坐到岳明辉旁边,伸手帮他理理杂乱的头发。“哥哥我错了,我刚刚在阳台打电话没想到洋哥会听到。”

不论喜欢或者不喜欢,陪伴了这么久的人上床都能上出点感情了。岳明辉还是难过的,他心里暗骂自己的滥情又好像两边都放不下,人都是这么贪婪的吗?应该不是,岳明辉觉得自己还是要做个选择的。

“凡子,我跟你洋哥......”卜凡在等着下文,岳明辉却又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住了口。“哥哥我知道你们在一起了,我也知道你们刚刚分手了,哥哥没事儿的,有我在。”卜凡的一番真情告白又像是安慰,他觉得岳明辉此刻看起来很难过,但是想哭又哭不出来,郁闷的情绪憋在胸口缠在心头让人窒息。卜凡有点害怕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紧紧的把岳明辉抱在怀里,一边一边安抚着告诉他没事的,没事的,岳明辉缩在卜凡怀里还是没忍住低声抽泣。

团队的压力,恋爱的压力,要哄着团队的弟弟,要应付公司的压力高强度的训练,其实也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人生阅历不够,每天还要被榨干体力。岳明辉之前的人生其实是一帆风顺的,可是自从来到坤音太多事困扰着他,木子洋的一句话彻底点燃了岳明辉的情绪。

 

一吻封唇,岳明辉哭的迷迷糊糊只想自己能暂时甩开这些事。

 

“做一个健忘的人吧。痛苦的事情,难过的事情,受到伤害的事情,能忘就忘了吧。”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