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变质02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BE HE不定

被掰弯最后认命杨文昊*一无所知掰弯直男黄子韬。
杨先生觉得自己的钢铁直男还能再抢救一下。

为什么很多人认为我会开车呢?我以为我暗示的很明显了……
当然如果顺利完结的话会开波车。
——————————————————————————————
清醒是有人打了电话过来但杨文昊没接到,而至于梦里后续发生了什么杨文昊根本不敢想赶紧下床洗了个澡把内裤也洗了。
仅仅一夜他就打破了当时新世界大门的说法,他比林梦快了一步。洗完澡出来杨文昊觉得现在真的想离黄子韬远点了,但是黄子韬不这么想啊。线上不能互动了还有线下啊,其实早上的电话就是黄子韬打得但结果杨文昊没接到就去洗澡了,所以他刚围好浴巾准备擦头发就听见黄子韬的叫门声,杨文昊条件反射的赶紧去开门,黄子韬进来之后他才发觉尴尬,但是尴尬只是杨先生单方面的。
“我给你买了早饭。你怎么头发都不擦就出来了?”
黄子韬是真不拿杨文昊当外人,大大咧咧把早饭放桌上让杨文昊坐下就拿过他手上的毛巾。杨文昊也乐得不动手,于是啊黄子韬那双漂亮的手就时不时出现在他眼前,跟梦里一样,不,比梦里还好看。杨文昊身体微微后靠想起昨晚看的东西里有写到黄子韬身上的气味,甜蜜让人眷恋,他不自觉的吸吸鼻子还真的闻到一股香味。“你身上什么味儿啊?”
黄子韬迟疑的闻闻手腕想起来今早自己擦了香水“黑鸦片,喜欢吗?改天送你一瓶。”
杨文昊摇摇头说不用了,他还以为会是那些小说里面写的奶香。

不愉快的风声很快过去,两个人的关系在私下一如既往只是线上互动基本为零了。

杨文昊是一个很容易投入感情的人,意思是在舞蹈的故事线里很容易进入,只是这次的故事线对他来说有点难,不是投入不了而是他要狠心的把自己曾经掏心掏肺的故事拿出来。
其实不到逼不得已,没人会想把自己隐秘的过去公布于众。但是这个舞蹈他跳的心猿意马,一开始他脑子里一会儿是那个女孩儿一会儿是黄子韬,到最后满脑子都是黄子韬。那个黄子韬有时候是黄子韬有时候又不是黄子韬,是梦里和现实交织的人。他不敢再想下去,对于黄子韬他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因为无法安心编舞,他们被迫进入了休息状态。练习的短暂休息时杨文昊刷了会儿微博,看到王子奇石头他们跟黄子韬的互动,杨文昊嫉妒了,嫉妒其他的人可以在微博跟他互动,光明正大的支持他喜欢他,而自己点个赞都害怕。他害怕跟黄子韬的互动,也害怕时刻惦记黄子韬的自己。

毕竟杨文昊在心里还是认为,我是钢铁直男,林梦打开了我都打不开的人。
杨文昊觉得自己老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一定是因为最近欲望被压抑狠了,他踱着步子出了练习室站定在走廊的尽头拨通王子奇的电话“子奇今晚去不去酒吧?”
“你疯了啊,不排舞了啊?”
王子奇真的奇怪,以往比赛的时候天天嚷着要保护黄子韬哪怕有一刻松懈都不肯的人,现在居然要主动去酒吧?
“排啊,这不是没什么灵感吗?你去不去啊到底?”杨文昊不想被刨根问底,他总不能说我现在惦记黄子韬,我觉得我疯了我要舒缓一下。
王子奇舞蹈排的差不多了,毕竟他劳逸结合心系韬队,没杨文昊这么多事儿,排的很顺利,只是有几个动作需要再练习一下。想着偶尔放松一下也行就答应了“去去去,今晚八点半,就是去放松一下别乱来。”王子奇的意思是从那种紧张的压迫气氛中暂时抽身感受一下轻松的氛围,甩开一切责任和包袱。杨文昊低声嗯了几声末了挂电话的时候才说了一句“别告诉韬。”

“我......”王子奇还没说完一个字儿,杨文昊就把电话挂了。王子奇僵硬的扭头看着站在旁边的黄子韬咽了口口水,黄子韬表情莫测让王子奇心里有点慌。“他......可能是不想让你担心。”
“没事儿不就去个酒吧吗,你们最近也辛苦了,就当放松下呗,别喝太多酒啊。”黄子韬又叮嘱了几句说还有通告就不去杨文昊那儿看了。黄子韬走了之后王子奇总是隐秘的觉得黄子韬在闹小情绪,他跟杨文昊定了地点就发短信给黄子韬,假意问他来不来,真意是想透露地点给他。
-韬队,我们今晚在xx街x酒吧你来不来?
本来以为在赶通告的黄子韬秒回了信息。
-不了,我今晚通告赶的挺迟的,你们好好玩儿。
王子奇目的已经达成也就不再多劝,放下手机专心练舞。可是杨文昊那儿十分艰难,一整个下午过去才排出来几个动作,跟搭档一商量今天是没戏了,明天再排吧。这也正好给了杨文昊回酒店梳妆打扮的时间,杨文昊就住黄子韬隔壁,黄子韬那儿声音大点杨文昊就听得一清二楚,从下午五点半杨文昊回房间到晚上八点出门,隔壁都十分安静。杨文昊戴好帽子墨镜就出门找王子奇去了,路过黄子韬的门口时忍不住看了几眼,只要想到黄子韬他就总有种偷情的愧疚?
杨文昊吓得赶紧摇摇头觉得自己真是脑子坏了。

车一路疾驰,停在了酒吧后门两个人小心的躲进角落没人发现。但是这不是杨文昊要的,他是来纾解欲望的。他坐在沙发上看着舞池里的人想找个符合自己口味的,淡淡说过杨文昊以前的女朋友都是模特大妞,其实没费多少功夫他就找到了目标,正准备站起来朝人家姑娘走去就被王子奇一把拉住。
“你干嘛去?”
“艳遇。”
“不是说了不让你乱来吗?你走了等会儿韬来了怎么办?”
杨文昊一听到黄子韬的名字就一屁股坐下了,一脸不可置信“不是不让你告诉他吗?”
“我有什么办法,你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站我旁边。”
这次杨文昊没话说了,闷闷的喝酒仿佛要把自己灌醉。他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只知道再看手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你不是说韬来吗?他人呢?”杨文昊不高兴的放下酒杯,玻璃杯和茶几撞击发出响声,但被嘈杂的音乐遮盖的死死的。
王子奇看着面色泛红的杨文昊心知他已经喝醉了,也许这是解开杨文昊心结的时候。“韬队赶通告来不了了。”
“......今儿排舞他也没来。我不是他家昊昊吗?他就对我这么不上心?”王子奇有些摸不着门道了,他以为杨文昊不高兴是粉丝那事儿闹的,结果是跟个小怨妇一样?王子奇还没开口继续引导,就听到杨文昊噼里啪啦跟表白一样说了一大堆全是黄子韬。

“昊昊?你干嘛呢?”十一点的时候黄子韬问王子奇还在不在酒吧,王子奇回了之后黄子韬就连忙下了活动赶过来连有没有狗仔都没来得及确认。“你怎么喝这么多?”
已经是十二点了,王子奇听了二十多分钟杨文昊对黄子韬的真情告白,从一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接受甚至想为好兄弟牵个线。
“韬?”杨文昊靠在沙发背上头微微扬起,声音低沉,自上而下的看着拱着背的黄子韬。
“是我。喝够了吗?喝够了就走吧。”黄子韬显得冷静,王子奇早借着上厕所的名义溜了。杨文昊乐了,他头脑昏昏沉沉完全不能思考,他一把搂住黄子韬的肩膀把人往自己怀里拉,黄子韬也不反抗就抬头看着喝醉了傻笑的杨文昊,毕竟你不能跟一个喝醉的人讲道理。

但是很快黄子韬发现他错了,他根本不需要跟杨文昊说话,杨文昊狠狠的掐着他后颈跟他接吻。不得不说黄子韬真的吓蒙了,他不反对同性恋可是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是,也没想过杨文昊是。
他被杨文昊的舌头纠缠索取大脑一片空白,就这么呆愣着直到杨文昊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你!”黄子韬回神惊得大叫却发现杨文昊已经靠着自己睡着了,黄子韬没办法只好憋住把两个人收拾伪装一下喊回王子奇,一起把杨文昊抬回车里。
再三确认下,没有狗仔。两个人才安心上车,杨文昊靠在后座儿睡觉,王子奇倒是一片清明。
“昊子喝醉了就爱干傻事儿,你没事吧韬队?”
王子奇是真的不知道杨文昊干了什么,但他总是不放心只能先帮好兄弟掩盖一下。

“......没事儿,我刚坐下他就睡着了。”
路上王子奇跟黄子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也快到了酒店,完全不知道杨文昊半睁着眼睛看窗外景色看了一路,快到酒店时又重新闭上,不知是醉是醒。

TBC.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