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巍澜/夜澜】不可求(中)

请勿上升真人

原著 剧版 一些私设

文笔渣

夜尊角度讲述巍澜,怕引起一些粉丝不适就只放夜澜了。

最近在给镇魂做混剪,前几天才剪完一个巍澜,今天在剪全员,所以一直拖着抱歉啦。
——————————————————————————————
“不准动他。”
万年来兄弟两鲜少交流,夜尊早已看清世间百态洗尽了身上的孩子气,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杀戮和血腥。
“哥哥这是把昆仑君看成自己的了?”
夜尊将沈巍锁住,他已经明白自己对昆仑君的感情,只是他出来的太迟,赵云澜已对沈巍倾心。他试过去找赵云澜,可是赵云澜不认识他,而且还对他毫不留情。
他有点难过,但是他又想继续陪在赵云澜身边,被他自己所厌恶的,同哥哥一模一样的脸从来没让他这么庆幸过。
“还好,还好我们是双子,还好我们长得一样。”夜尊幻化成沈巍常服的模样,模仿沈巍露出了同样的微笑。
“哥哥你说他能不能认得出我?”

“沈教授?”赵云澜正准备上班一打开门就看到沈巍欲语还休的站在门口,期期艾艾的看着他。“大早上站这儿干嘛呢?还是说——沈大教授一晚上没见就这么想我了?”
赵云澜一脸坏笑故意凑近沈巍,只是他没料想到沈巍直接上前紧紧抱住他,他还一脸懵逼。怎么了这是?之前不答应同居的明明是沈巍啊?
赵云澜试探性拍拍他的背,想安抚他的情绪“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儿呢。”
沈巍紧紧把人搂在怀里,两人之间没有了缝隙他才觉得心里得到了些许慰籍“我很想你。”
夜尊想好了,他把沈巍锁在地底,代替沈巍陪着赵云澜,然后在下个轮回里再用夜尊的身份同他一起。
下一次,一定会是他先来的。

照例,两个人一同上班,赵云澜哼着歌开着车,那沈巍也不说话就带着淡淡的愉悦一直看着他。赵云澜停个红灯的时间觉得有些不自在“你今儿怎么了?一直看着我。”
“抱歉,我......我只是太久没看到你了。”
赵云澜听了这话就觉得不对劲儿,这昨晚十一点半才各回房间睡觉,今早八点就见了,总共加起来还不到十个小时,怎么被沈巍说的像是经历了千万年。沈巍好像也深觉自己不太正常,连忙解释“我昨晚做了个很长的梦,梦到了千年万年,但是梦里没有你。”
但又何止是梦呢,沈巍等了昆仑君一万年,夜尊也等了一万年,赵云澜只知沈巍,却从未对夜尊心疼半分。
接下来的日子恢复正常,好像那日的不对只是个错觉。

但特调处处长何等精明,再加上他那异于常人的第六感,总觉得哪里出了岔子,但这沈教授实打实的还是那么厉害,也还长那样,丝毫没有破绽。只不过赵云澜一向是个愿意听从自己内心的人。
如果这个人不是沈巍,那沈巍又会在哪里?他偷摸找了龙城挺多地方可是毫无踪迹,按理来说沈巍这么厉害一人想让他不见还想让他不出现,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人牵绊在了地底。
赵云澜纠结了很久,决定拜托老楚送他去地底。

“赵处你想好了,在底下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们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老楚将赵云澜带到“门”前,他看不出沈巍的破绽,也不觉得沈巍有问题,可是沈巍是他的恩人,只要有一点可能他也想避免意外的发生。
“哎呀你放心好了,我堂堂镇魂令主还能出什么事儿啊,而且地底下还有摄政官接应呢。”
拍拍老楚的肩膀,赵云澜深吸口气走进了门里,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摄政官接应,他可不敢势单力薄的招惹那个老狐狸。
赵云澜先是去了地星殿,随手抓了个侍卫问话“这位兄弟!找你打听个事儿啊,你知道你们黑袍使去哪儿了吗?”
那侍卫之前是见过赵云澜的,也知悉他的身份,当即拱手行礼“回令主,黑袍使大人一向行踪莫测,尔等并不知晓。”
赵云澜尴尬的笑笑打个哈哈就准备走,不料摄政官突然出现,背手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令主——令主啊,怎么突然想起来地底了?黑袍使大人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
赵云澜一看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大脑飞速运转编了个借口“哎我上回来这儿掉了个挂坠,我妈送给我的还挺重要,我就想回来找找,这种小事哪还要麻烦他啊。”
摄政官笑意吟吟并不说话,只是转身斜睨了那侍卫一眼,侍卫也毫无不含糊直接说赵云澜是下来找人的,赵云澜睁大了眼睛尴尬的摸摸自个儿后颈“我......”这借口是编不出来了。
“令主说笑了,黑袍使大人不是和您在上头待着吗?”赵云澜刚想否认就被摄政官打断“令主还请回吧。”
赵云澜没法儿而且也确定了沈巍不在这里,确实该离开了,冲身后两人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地星殿。
此次一来他更加确认,上面那个不是沈巍,那一眼万年的情愫和暧昧不是一朝一夕能模仿的。
他在下面又转悠了几圈实在是什么也找不到,结果就想起来地星殿的新地星大人,他们那会儿追着他去了天柱,那夜尊还喊了他几声,如果有人能冒充沈巍就非夜尊莫属了。一旦有了这个想法,赵云澜基本确认他拔腿就赶往天柱。

可是夜尊的势力早已渗透到了地星殿,赵云澜几乎刚到,他就知道了。
戏也不想演了,人也不想装了。
他索性换回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一步一步走向天柱,每一步他都思绪万千像是狠狠踩在心尖。他想了很多为什么要装成沈巍的理由,想来想去也不愿意当赵云澜的面承认自己喜欢他。
夜尊心里就昆仑君这么一个人,沈巍把他放在心尖,夜尊又何尝不是?他不愿承认只是不想自己的一片赤诚被人狠狠踩在脚底下羞辱。

“令主。”夜尊缓步而至站在楼阶下看着赵云澜,眼里温润丝毫看不出血性。
那赵云澜却冷漠的看着他,挺拔的站在沈巍旁边,沈巍虽然狼狈却满心满眼的都是赵云澜,纵然万年之后他们也不曾改变。
他手握长刀想砍断锁链,然而却被黑能量反噬弄的伤痕累累。
看到夜尊的到来,赵云澜踱步而下站在夜尊上面几个台阶“果然是你。”他有些不懂夜尊,他盯着夜尊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但那双眼睛剔透纯净“你说说你,你想抢占海星,可为什么非要变成我家沈巍的模样演戏?”赵云澜只要一想到这些日子同他朝夕相处,情话绵绵的不是沈巍而是夜尊他就毛骨悚然。
“我的令主,同样的一张脸。你缘何对我就如此苛刻?”万年前如此万年后亦然,纵然是同一张脸,昆仑君也好赵云澜也罢他们都毫不例外的站在了沈巍的旁边。“是因为哥哥他更早遇见了你吗?还是你总是这样一直偏心于他呢?”
赵云澜被他说的莫名其妙深知他们兄弟二人有自己不知晓的内幕,而这内幕与自己紧紧相关。“偏心?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啊,沈巍是我的人,我对他好不是应该的吗——”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夜尊转了视线看在脸上惊慌愤怒的沈巍。
“闭嘴!闭嘴!”

“令主,你以为你还能拦我吗?”夜尊手底下汇聚了黑能量将赵云澜束缚在了一旁,赵云澜一时不差直接中招倒在地上,夜尊抬眸走上台阶弯下腰把赵云澜搂进怀里,轻声细语如同对待自己最亲密的爱人“我不愿伤你们,你是我的令主,他是我的哥哥。只是海星我势在必得,如果你能乖乖听话我就不动沈巍。”
“拿开你的脏手,你不配碰他。”沈巍被囚在天柱看着爱人与别人的亲密动作,几乎眦目欲裂。
“我不配?哥哥这话说的倒是好笑,你我本是同源,只不过你早些遇见了他,怎么如今就成了我不配?”夜尊扶起赵云澜让他坐在地上面对沈巍,而自己则拿起了长刀。“令主你可看好了,这锁链被我施加过咒语,你凡胎肉体不但救不了他还会伤害自己。”他长刀一挥,一刀砍在了沈巍身上。沈巍闷哼一声,殷红的鲜血自沈巍唇角流下,衣襟然后大片,可他依旧恶狠狠地盯着夜尊。
“你敢!你放开他!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夜尊!夜尊!你不就是要四圣器吗?”赵云澜激动的想站起来但是脚下不稳只能又摔在地上。夜尊手中持刀回头看着赵云澜,眼里满是凄哀却冲赵云澜露出笑容“令主,我不仅要四圣器,只是我要的......你从来不愿意给。”

赵云澜征愣住,他听出了夜尊话里的决绝。然而夜尊转身又狠狠一刀劈在了沈巍身上,这次是直接落在胸口,沈巍忍不住终于吐了口鲜血,可他那气势犹如地狱爬出来的罗刹鬼只增不减。
“......沈巍!”
“云澜......云澜......”沈巍被缚在天柱上低喘,一声一声叫着赵云澜的名字,带着深深的缱倦像是要把这名字刻在心上。
这声音让夜尊停下了动作,他收起长刀,平静的盯着沈巍“万年前你是如此,万年后也是如此。你恨我,为什么?”

TBC.

评论(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