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巍澜/夜澜】不可求(下)

请勿上升真人

原著 剧版 一些私设

文笔渣

夜尊角度讲述巍澜,怕引起一些粉丝不适就只放夜澜了。

最近在给镇魂做新结局的剪辑,前几天才剪完全员混剪,所以一直拖着抱歉啦。
——————————————————————————————

其实自两人被孕育而生,就没有什么正式的对话,而这次沈巍难得的直视夜尊开口道“你不该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海星是,昆仑君也是。毕竟是双子,夜尊马上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

“不属于我?所以你连让我争取的权利都要剥夺。”

“你的争取只会带来战争,地星和海星和平了这么多年,我不能让你毁掉。”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夜尊不再开口,仿佛也失去了折磨沈巍的兴趣,大手一挥命人将沈巍带往地君殿,而后单手拎起赵云澜“令主,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可赵云澜眼里早已失去了神采,仿佛魔怔了一样一直喊着沈巍,夜尊受不了他这幅模样“你的特调处我也可以放他们一马。”若说赵云澜自己,那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可以说是沈巍这边死了他那边立马以头抢地,可是特调处三个字好像就拿捏住了他的命脉。他不再发出声音近乎绝望的抬头看着夜尊“你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我要四圣。”

 

赵云澜自诩不是个大英雄,就想老婆肥猫热炕头,但是这天下沈巍守了一万年,他哪舍得?“你做梦。”夜尊烦躁的一把抓住赵云澜的头发迫使他仰起自己的头“好,好,好。我的令主,我不舍得动你,但我会让你特调处的手下亲手把圣器送来。”他搂着赵云澜的腰瞬移进了地君殿,沈巍被锁链捆在柱子上,夜尊随手拿了把椅子小心安置了赵云澜,又走到沈巍面前慢慢的替他治疗伤口“哥哥,你说你死了还能转生吗?”

沈巍不答。

“哦我忘了,黑袍使,大煞无魂之人,既无魂魄何来的转生。可是——”

夜尊故意拉长了语调吸引了沈巍的注意力,夜尊冲他一笑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昆仑君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我都能找到他。”

伤口恰好完全愈合,沈巍剧烈的挣扎起来,锁链随着他的挣扎发出丁玲哐啷的响声。“沈巍,沈巍你好点了吗?”赵云澜坐的有点远,夜尊又挡住了他的视线叫他看不清沈巍。

“......我没事,你不必担心。”沈巍咬咬牙平复了语调才回答的赵云澜。

“既然没事了,好戏就该上演了。”夜尊将黑能量凝聚起来在空中形成屏幕,能看见特调处,相对应的在特调处也多了一块能看见沈巍和夜尊的屏幕。

 

“沈教授!”

“沈巍!”

“黑袍大人!”

夜尊手握黑能量凝结的长鞭,狠厉的抽在沈巍身上,沈巍咬紧了牙关摆明着打死不出声的态度。这边沈巍不出声,可坐着的赵云澜已经急红了眼眶。

“沈巍,沈巍,沈巍你疼不疼啊……沈巍你说话啊……沈巍。”

赵云澜难过啊,他大杀四方,天不怕地不怕,连天地人神皆可杀都能说出来,但他就怕沈巍受伤怕沈巍难过怕自己护不住他。

夜尊却笑了出来,转头对着特调处的众人说道“我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把四圣拿到地君殿,不然你们就只能等着给你们的沈教授收尸了。”说完又是狠狠的一鞭子抽在沈巍胸口。

“给他......给他!”赵云澜歇斯底里的声音远远的传进了特调处那边,祝红一下就慌了神“老赵呢!你把老赵怎么了!你让我看看他!”

“只要你们来的够快,就还能见到他们。”说完夜尊关闭了屏幕,连长鞭也消散了去。“放心吧令主,我的好哥哥命硬得很。”索性赵云澜跟沈巍没了战斗力,夜尊也就屏退了所有人倒是摆了酒桌请赵云澜入座。“令主,等你的人到的时间不如就让我跟你说说昆仑君的故事吧。”

赵云澜敛了心神先是小心翼翼看了眼沈巍,那狼狈的模样让他心尖发疼。沈巍听到夜尊的话有些发狂,可他没办法,只能满眼祈求的看着赵云澜。

“......好。”

沈巍有些绝望,但是又期盼着他记起。赵云澜是他,昆仑是他,左右都是这个没皮没脸不服天地的人物。

世间一切从盘古开天地开始,诞生了神明,大荒山圣昆仑君就是其中的一位,也是面前的赵云澜。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他心曲。

“而后昆仑君坠入轮回,便有了令主你。”赵云澜听完侧过头看着沈巍,沈巍不知是昏迷还是怎么始终没抬起头。“令主,你的人到了。”夜尊的声音打断了赵云澜对这个故事的思考,对他来说确实是个故事,可是故事里的沈巍对昆仑君千好万好让他嫉妒的发狂。

 

“老赵!”祝红拿着四圣率先闯入殿内,这时候的夜尊却又一把掐住了赵云澜的脖颈,附在他耳边轻说“令主如果你愿意配合我就让你们完好无损的回去。”赵云澜正欲开口提醒听了这话就又立马闭了嘴。

“四圣给我,我可以让你们带走赵云澜。”

 

“那黑袍大人呢?”楚恕之一进大殿就发现了好似不省人事的沈巍,眼里杀意四起。那夜尊听了这话嗤笑一声“你们都自身难保了还有空关心别人?放心好了,他是我的哥哥,我当然不会亏待他。”

赵红收到了赵云澜肯定的眼神,远远的把四圣丢给了夜尊,夜尊接到四圣的瞬间就把赵云澜推向了特调处“来人,给我抓住那个郭长城。”夜尊的黑能量直至郭长城,突如其来的卫兵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让郭长城被抓了去。

“夜尊!我们说好的!”赵云澜把祝红楚恕之护在身后,恶狠狠瞪着夜尊。

“是,我们是说好了,我会放特调处的人一马。但是他。”说着夜尊一手拎起郭长城的衣襟“他不是人,他就是镇魂灯的灯芯。”

听了夜尊的话赵云澜心里警铃作响,夜尊不顾其他人立马将四圣抛至空中准备纳为己用,而另一只手紧紧揪着郭长城准备将他同镇魂灯炼化。

“长城!”楚恕之哪看的了郭长城受这种苦,立马不管不顾的朝前攻去,赵云澜也顾不了许多递给了祝红一个眼神就由祝红掩护着他冲向夜尊,在夜尊面前祝红被守卫拦住,赵云澜不疑有他一个踏步向前撞开了郭长城。

“赵云澜!”但是赵云澜已经不太能分辨这是沈巍还是夜尊的声音了。他撞开郭长城的时候正好是郭长城该进入镇魂灯的时候,赵云澜就是昆仑君,他若想融入镇魂灯根本不需炼化。

 

他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可是他还没睁开眼就感受到了一股灼热,那股热气仿佛要融化他的五脏六腑,赵云澜有些受不住。他睁开眼就看见火光明明灭灭在他周围摇曳却近不了身。

“你不会死的。”在火光里他看到夜尊向他走来,但是又和现在的夜尊不一样,那张脸稚嫩了许多还多了些孩子气。“昆仑君,我等了你很久。”那夜尊走到他面前乖巧的站在他身边,然后赵云澜就看到了昆仑君的一生,也是他的前世。

“这是我?我一万年前就看上我们家沈美人了?”赵云澜暗自感叹自己跟沈巍纠缠不清的缘分,然而夜尊变小了脸上的表情也藏不住了,他颇有怨念“一万年前你的眼里也就只有他,我的哥哥也只要你。”赵云澜侧过脸看着他,他的眼里不仅仅只是嫉妒还有得不到的羡慕,但若说这么多事都是这孩子气的求而不得也未免太可笑了。赵云澜发觉只要站在夜尊身边那些炙热的痛苦便会远离,忍不住他又凑近了夜尊一点。“赵云澜,你想我死吗?“若是外面那个凶神恶煞要统治海星的夜尊问他,他大概会毫不犹豫回答想,但是面前的夜尊还只是个孩子,稚气未退的少年模样,他怎么狠得下心。

赵云澜张张嘴好像有很多话想说,最后却只干巴巴的说了句我想你不要再打海星的主意。那夜尊笑了连说了三个好字,眼里带泪的问他“赵云澜你对我哥的真心可有半分作假?”

“没有。”

“你走吧,这火我替你受。”

赵云澜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股能量推了出来落入了沈巍怀里,沈巍伤痕累累,手拿长刀支撑却依旧稳稳的接住了赵云澜。“夜尊他……!”赵云澜揪住沈巍的领子有些激动,他明白了夜尊的意思,他这是要在里面永不超生,你说夜尊是个天生的魔头做的这些也就当偿还了,可偏偏不是,可偏偏夜尊成了这样也是沈巍甚至是赵云澜的问题。

“我知道,里面的是他一缕精魂,夜尊的本体已经陷入了沉睡。我刚刚趁你出来的时候本想封住镇魂灯,但是反而形成了冲击,里面的灯芯被冲散了,现在这缕精魂的碎片散落在海星地星的各个角落。”

 

回去的时候一切都是浑浑噩噩,赵云澜的意识昏昏沉沉,一会儿看见沈巍一会儿看见夜尊,但最终还是化成沈巍的模样“媳妇儿,你说这碎片能收齐吗?”

“能。”

 

END.

 

 

 

 

 

真的写的乱七八糟,我下次再也不混设定了,一定本本分分的写,这次总算咬牙把写完了。

总的来说就是夜尊为了赵云澜决定GG,但是关键时候沈巍的原因把弟弟打成了碎片,然后剩下的日子两个人就在到处旅游顺便找弟弟了。

再说一下这个感情很复杂,夜尊是喜欢哥哥和澜澜两个人的,只是嫉妒羡慕和怨念导致了爱的扭曲,所以最后问了澜澜感情有没有作假,他想哥哥跟澜澜能好好过日子。哥哥其实也是很心疼面面的,而且他很感激面面救了澜澜。澜澜对面面就完全是对弟弟的喜欢——

还有些感情我也说不清,如果你们能有感受到就再好不过了。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