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01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我实在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人难过,我爱他们所有人。

结局不定。
怕一些朋友有cp洁癖,就只放all岳了。
——————————————————————————————
 其实岳明辉跟卜凡走的更近,虽然他之前跟木子洋睡一个屋,还老穿木子洋的衣服,但他打心底里是向着卜凡的。木子洋气得不得了啊,经常揪着老岳的小揪揪说,你这个养不熟的老岳!
 
 可是明明是木子洋把老岳推向了卜凡的,灵超和卜凡刚来那会儿,木子洋对灵超感兴趣的不得了,但就是好奇,这么一漂亮弟弟难免想亲近,不过他发誓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从来没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回过神的时候卜凡就已经哥哥哥哥的跟在岳明辉身后了。
 他就眼睁睁看着受了欺负的老岳蹦哒进卜凡的怀里,卜凡也乐意护着他当个宝贝一样供着。木子洋怪不高兴的,于是他就趁着晚上睡觉的时候问岳明辉。

 “......老岳啊,你是不是喜欢凡子?”
 岳明辉经过一天高强度的训练眼睛困的都睁不开了,只想快点敷衍过去好睡觉“喜欢喜欢。”
 那木子洋哪能让他如愿啊?他听了岳明辉的话可气死了,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但还是压了声音恶狠狠的喊老岳起床。岳明辉都快哭出来了,他就是想睡觉啊……
 “岳明辉!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啊?我对你这么好你不喜欢我?居然去喜欢别人?”

 “哪能啊,喜欢你喜欢你,最喜欢你了洋洋,咱快睡吧行不行?”

 “这可是你说的啊,最喜欢我了。”木子洋看他实在困的不行才勉强愿意放过他。
 结果第二天一扭头又跟卜凡一块儿说小话呢。木子洋只能气的欺负欺负灵超了,那灵超也委屈啊只能噫呜呜噫的投奔岳妈妈。就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循环下,他们四个一起进了大厂。

 不知道怎么的进了大厂之后卜岳关系再次升温,木子洋索性眼不见心不烦躲的远远的,一开始都好好的事情好像都顺利发展可偏偏木子洋就在走廊里看到一个人听歌情绪有点低落的岳明辉。
 于公于私木子洋都不能直接这么走掉“哎呦喂怎么了老岳怎么在这儿写歌呢?”岳明辉在这种情况下是感激木子洋的,因为如果是灵超就会小心翼翼的安慰他,如果是卜凡会急的团团转又说不出话,这两个都让他脸上有点挂不住。
 “哎洋洋啊,没事儿这儿清净,你不练习了?”木子洋声音挺大,岳明辉耳机声挺小,他听见了就摘了耳机一边笑一边走上去迎木子洋。木子洋没拆穿他,宿舍比走廊可清净多了。
 “练啊,我想找个没人的教室练,你跟我一块儿啊。”也没等岳明辉拒绝他手到挎上人脖子了,那岳明辉也没法儿拒绝。
 两个人找了间教室,一个思绪万千的听歌发呆,一个混水摸鱼的偷瞄。他想问问岳明辉到底怎么了,可是他张不开这个嘴。“我们等会儿出去吃东西吧。”木子洋权当自己练完了一屁股坐在岳明辉旁边跟没骨头似得挂在他身上。
 岳明辉侧过头看着木子洋,那张超模的脸怎么看都好看“行啊听我们洋洋的,要不要把......”
 “我是说就我们两。”岳明辉心下了然觉得还是我们洋洋会疼人,也就这么让他靠着,但那晚两个人谁都没能出去。

 他们当时神神秘秘商量好了一唱一和走回宿舍准备拿外套拿钱包,一推门就看见卜凡烦躁的坐在椅子上,卜凡瞅着老岳进门就赶紧粘了上去也不说话就皱着眉头红着眼眶委屈的看着岳明辉,岳明辉甚至有种这个一米九二的大个子下一秒就要抱着他哭出来的错觉。
 “走吗老岳?”

 这是岳明辉第一次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做选择,一边是不太耐烦的蓝血超模,一边是要哭的弟弟。
 那天晚上木子洋觉得自己能记一辈子,他气的冲出去,而岳明辉在他出去的时候喊了他几声他没有应,岳明辉也没有追出来。反正那天直到岳明辉睡下了也没见木子洋回来,岳明辉愧疚死了。第二天开始他就一直想粘着木子洋,使出浑身解数撒泼打滚求原谅都没能换来蓝血超模的一个眼神。

 不知道第几天了,反正岳明辉终于逮着木子洋一个人在教室的机会,西城岳少是白叫的吗?岳明辉二话不说冲上去堵人认错道歉。
 “洋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食言的。”
 “洋洋!真的那天我情绪不对,我错了,你来安慰我我还跑了,对不起洋洋你原谅我吧……”
 那木子洋呢是真的看没路跑了,他这气也憋了好几天,把事情说开也好。
 “岳明辉。”这声儿叫的岳明辉一愣,心里有点发慌,自搬进一个屋住之后木子洋就没这么正式的叫过他。
 “岳明辉,你扪心自问我对你怎么样?够好了吧,可你怎么就养不熟呢?我他妈养条狗时间长了也知道跟我摇尾巴,你呢?”
 木子洋有些情绪失控,神色严肃的模样是岳明辉从没见过的,岳明辉心里紧张起来,这几句吼的他难受的低下头又开始扣手,他嘴里呢喃了几句我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木子洋想再多骂他几句来着,但一看到岳明辉那委屈的小模样他就也只能憋回去了,最后自个儿认输一样跟岳明辉说“再给你个机会,今晚请我吃宵夜。”这话一出来岳明辉乐颠颠的,小揪揪都好像更有活力了。
 
 那两人晚上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出了宿舍去小超市买了一堆零食,两人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就被灵超逮了个正着。“你们两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吃零食还不带我!”
 灵超可是岳明辉的宝贝儿子,哪能不想着他啊,赶紧从兜里掏包奶糖塞给灵超,灵超还是个孩子心性立马就乐了”还是岳妈妈知道疼我,李振洋你瞅瞅人家!”
 我们大洋哥顶天立地的能被这么说吗?灵超立马接受了一顿社会人的毒打。

 “哎超儿,凡子呢?”三个人瘫在一块儿闲扯,岳明辉忍不住问了一句。
 “跟半兽人那组闹呢。”灵超倦倦的靠在岳明辉肩膀上,没日没夜的练习对这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压力太大了,没多久就传来小小的鼾声。岳明辉想把灵超交给木子洋,自己带点吃喝去看看卜凡。
 这刚站起来就听着木子洋的小但是恶狠狠的声音“岳明辉你去哪儿?给我坐下!多久没跟你洋哥聊天了,还不珍惜。”
 “洋洋我就是想......”
 “不许想!不许去!”
 岳明辉又憋屈的扣手,想想自己跟卜凡组别分开之后就很少一起玩儿了,他一直跟别的练习生打得火热。
 “岳明辉!”
 “哎呀洋洋,你别急眼啊。我听我们洋洋的!走吧,我们把小弟送回宿舍睡。”

 木子洋心里那个暗爽啊,攻城略地第一战,首战告捷!

 刚进宿舍门卜凡正好刚洗完澡出来,赤裸个上身,肌肉分布匀称,腹肌人鱼线样样不少。木子洋想想自个儿隐隐约约的肌肉,又想想举铁的老岳,觉得自个儿确实应该加强锻炼了。
 “你们怎么一起回来的?”几个人轻手轻脚把灵超放老岳床上睡觉,孩子困了几个当哥哥的也不忍心叫醒。
 安顿好灵超之后岳明辉才轻声回答:“我跟洋洋出去买点东西吃,正巧碰着超儿了。”岳岳的声音本来就比较柔和,像是含着糖块说话,但是咬字清晰说话却又甜丝丝的,他这一轻声细语就更像是对人撒娇的小奶音了。
 “哥哥你下次想吃什么喝什么跟我说就行,我去给你买你别大晚上往外跑多不安全,最少也要把我带着。”卜凡看上去有些哀怨,逗得岳明辉直乐“我一花臂大老爷们儿能被劫财还是劫色啊?”
 卜凡正准备再开口就被木子洋打断了“老岳快去洗澡,今晚你跟我睡一头。”
 “哎别啊,老岳累一天了我睡上铺吧,省的他爬上爬下。”说完卜凡就要上床,结果就被岳明辉一把拽住“你瞅瞅你俩多高,睡得下吗?”
 卜凡仔细想想也是,只好委屈的睡回自个儿狗窝,岳明辉扒拉了衣服就进浴室洗澡。独留木子洋和卜凡两个人不说话的深情对视,用灵超的鼾声伴奏。木子洋用毛巾擦擦头发,收回了视线“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咱两谁也不比谁好,儿贼。”
 卜凡出来的时候还在上大学,玩儿心重,孩子气的喜欢总是不能长久,那时候的孩子大多只懂想要和喜欢。
 但再长大一点就懂得了爱。
 你看着他向你走来,那一刻风花雪月,万千星辰皆是他。

 “我为你守夜,而在老远的地方,你醒着,有别人紧紧靠在你身旁。”

评论(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