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临

活在诗里。

推手15

请勿上升真人

半现实向 私设 架空

文笔渣

 

结局不定

 写到这里怕很多人觉得岳岳很渣,我想说没有不是,冷静下来看看岳明辉从头到尾没有做过对不起木子洋的事,他还三番五次告诉卜凡他跟木子洋在一起了,他其实已经把能给的都给木子洋了。反观木子洋,他真的很喜欢岳明辉所以才患得患失,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分手是必然的,但洋岳不会就此BE的。


—————————————————————————————————————


电话打了十几通,木子洋没有任何要接的意思最后直接关机。卜凡没法儿给木子洋发了不少条短信想他开机的时候能看到,他原本想出门找找木子洋的,可是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木子洋往哪儿跑了。

最后只能一边注意手机一边给楼上的祖宗做饭。


岳明辉也就是过了一个多小时就醒了,像是孩子般嘤咛了一声后注意到了身边的灵超。不得不说父母都是一样的爱孩子,岳明辉蹑手蹑脚给灵超掖好了被角就虚软着步子下了一楼,勉强扶着墙坐到餐桌。这刚一坐下就开始使唤卜凡“来,凡子,给哥哥拿瓶酸奶。”餐桌能直接看到厨房,岳明辉就支着脑袋看着围个围裙的高大男人在厨房忙来忙去,你说说这卜凡哪儿都好,床上活好,床下人妻,长得又好看,简直就是谈恋爱结婚的不二人选。可是岳明辉就是提不起什么精神,可能是做累了吧。

卜凡可好,正炒菜呢听到岳明辉叫唤锅铲一撂跑去冰箱拿酸奶还贴心的瓶盖都拧好了,就是递给岳明辉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有洋洋的消息了吗?”岳明辉知道卜凡一定会联系木子洋,生活了这么久他无法忽视这个人的存在。卜凡也是老实,摇了摇头,岳明辉拉着他的腕子迟迟没有松手,直视着卜凡的眼睛好像在判断他是否说的是实话“哥哥菜要糊了。”卜凡说完,岳明辉这才大梦初醒般猛地撒了手。


“那个老岳……”卜凡做完一道宫保鸡丁擦擦手倚在橱柜上喊他,岳明辉恹恹的看向他示意他继续说“我们两个,就是我们……”

“我们就是哥哥弟弟,乖啊凡子。”说完岳明辉就扭头继续玩手机,卜凡撅着嘴怪不高兴的揪着手指只能小声的哦一声转身继续做饭,他有点生气,为什么木子洋上了一次床就能当男朋友,他就还是只能当弟弟?他现在开始怀疑,灵超说岳明辉喜欢自己是不是骗他的了?

然而其实岳明辉没有玩手机,他只是想冷静一下。

他,岳明辉,刚刚分手了。分手的五分钟之后跟自己喜欢已久的人上床了,那个人现在还在给自己做饭,可是他开心不起来。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木子洋了,也不想这么迅速的开启下一段感情。他想着如果他狠狠拒绝掉了某一方现在是不是就不会有这种局面了,他对木子洋是即愧疚又失望,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做好才让木子洋变得这么患得患失,又觉得为什么木子洋不愿意多给他一些信任。

对于卜凡,岳明辉的心情更加微妙了。


好在灵超饿醒下了楼,寻着饭味儿就坐到岳明辉旁边打断了他的思路“岳妈妈,我洋哥呢?”灵超还是半睁着眼睛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

“这个……你洋哥他……他出去有事儿了。”好在灵超也没多问,刚睡醒脑子很不清醒。母子两唠了会儿学习,灵超就扯着嗓子喊“凡哥——饭好了没啊,我快饿死了!”

“饿饿饿就知道喊,啊,一个两个的就让你凡哥给你们做饭了,还催!”事实上,卜凡手上就差一个番茄蛋汤就做好了,三个人正扯皮呢,门铃声好像踩着饭点就响了。

是木子洋吗?是木子洋吧。

灵超一溜烟儿的跑去开门,结果进来的是博文,灵超退后两步让他进来。“博文儿,你怎么来了?”

“木子洋犯病了呗,非要去法国走什么秀,今晚的飞机,喊我来给他收拾行李。”

自从木子洋跟卜凡进了公司之后虽然发来的邀约不断但两个人也一直没去走过,不知怎么的今儿木子洋非要赶飞机去法国走秀,而且也不是什么多高档的秀,就是个普通中档的好说歹说非要去,闹得博文脑壳疼。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灵超茫然的看向岳明辉,卜凡纯当自个儿没听着细心熬制蛋花汤,岳明辉犹犹豫豫的站起来挠挠后脖颈说“那走吧,我带你上去。”说完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楼,岳明辉熟练的掏出几个尺寸的箱子问道“他要去几天啊?”

“一个礼拜吧。”博文还想着带多大的箱子呢,岳明辉就抽了一个出来其他的又塞了回去。在博文的注视下岳明辉驾轻就熟的解了密码,又拿手机查了天气预报。“哎呀这几天都有雨呢,你可得提醒他带伞啊。”

????这岳明辉想的可真细致,博文原本就想给他随便拿几件衣服几条内裤凑活凑活就行,谁知道岳明辉就不,他把每套衣服搭好了给放进去,内裤,内搭,大衣,墨镜,首饰挨个儿分类放好,还不放心的放了几盒感冒药,随后又拿了个黑色的背包里头放了墨镜口罩帽子钱包充电器充电宝,最后不放心的又都检查了一遍,整个收拾过程只用了半个小时,熟练程度令人咂舌。

“啊,那我走了?”

“嗯走吧,路上小心。”

“不留我吃饭啊?”

“再吃洋洋该赶不上飞机了,路上小心。”

两遍路上小心,一遍对博文,一遍对木子洋。


夜色四合,博文匆匆忙忙赶到了楼下接上了木子洋。木子洋这会儿在外人面前就又摆成了吊儿郎当的模样“呦,这么快呢,我以为你还得迟一个小时。”

“这不还多亏了岳岳嘛,半个小时给你收拾的整整齐齐。还给你带了充电宝,在包里呢,自个儿拿。”木子洋出去之后在大街上转悠了很久,被粉丝认出来追追赶赶的回了公司,正巧卜凡打电话过来,木子洋看了一眼手机扔的老远,震动了几声就没电关机了。

现在过了几个小时木子洋冷静了下来,他还是觉得自己跟岳明辉需要分开一段时间,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整理这段关系,这时候听到博文提了岳明辉也只是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

“洋洋你……”

“我睡会儿啊,到了喊我。”

“包里有墨镜口罩帽子记得带,岳岳放进去的。”

“……”

博文等了会儿也没等到木子洋的回话,从后视镜一看好像已经是熟睡了。


“你就像是我年少时偷吻到的露珠,此后山长水远仆仆来赴,既做我的眼泪,也做我的湖。”

评论(3)

热度(26)